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极品官途 > 第二百八十章 悔婚事件

《极品官途》 第二百八十章 悔婚事件

下载: 极品官途TXT下载


    新区建设属于政府工作,虽然肯定要上会讨论,但是吴开运作为县长,倒是有权成立这个领导工作小组。

    周大龙不仅是浯河县委书记,还是常洋市副市长,工作本就繁忙,浯河新区的建设有杨杰参与进去,他自然不会阻挠。

    吴开运想的很周到,凭借着他先前跟杨杰建立的良好合作关系,把杨杰也引入到计划中来,既能避免周大龙的掣肘,也能借着杨杰吸金的能力,为计划招商引资,可谓是一举两得。

    杨杰从吴开运的办公室出来后,看了看手表,正准备去县委那边坐坐,却突然接到了刘大兴的电话。

    “小舅,这个时候给我打电话,不会是你决定明天自己出席表哥的婚礼了吧?”杨杰调侃着刘大兴,打开自己办公室的门,走进办公室后一屁股坐在沙发上。

    刘大兴也是刚刚接到刘建文的电话,这个时候正在浯河酒厂的他,眉头深深皱起,眼眸中露出一丝愤怒,没有在意杨杰的打趣,沉声说道:“刘建文的婚礼要取消了,女方突然反悔,说不愿意把女儿嫁到刘家来了。”

    杨杰闻言脸上的笑容顿时一收,诧异的问道:“什么情况?之前建文表哥不是还带着张群到浯河乡去送请帖吗?这才过去多久,怎么就又悔婚了?两人还没领结婚证?”

    “刘建文和张群是通过媒人介绍认识的,张家之所以答应张群跟刘建文结婚,是因为媒人说刘建文有我这个有钱的表舅。又有你这个做县领导的表弟。正因为如此。张家才答应这门婚事。

    上回刘建文兄弟跟张群来杨家村。只怕张群知道了我们一家跟二都村那些亲戚的关系并不和睦,所以张家并不能从刘家获得任何好处,各方面条件比刘建文好的张群,也就动了其他心思。

    和平乡农村娶媳妇一般是先办酒,然后等女方怀孕之后再办结婚证,所以刘建文和张群并没有办结婚证。我现在在酒厂走不开,小赖子已经开车带着你妈从浯河乡赶去县城了,等会就到县政府。你没事的话陪你妈回和平乡一趟。”刘大兴把情况简单说了一下后,杨杰也是感觉有些啼笑皆非。

    张群一家也是太奇葩了,亏得上回刘建文带着她去杨家村,家里还给她包了一个大红包,没想到出门就变卦了,眼看着明天就正式喝喜酒了,这个时候悔婚,也太欺负人了。

    “小舅,你的意思是继续劝张家,还是索性让他们分开算了?”

    杨杰对母亲老家的情况并不熟悉。甚至不知道还有多少亲戚在和平乡,虽然做了副县长之后。也到和平乡去调研过,但是也就是在乡政府走了一圈,并没有深入农村,对那边的实际情况真的是两眼一抹黑。

    “虽然和平乡那些亲戚跟我们没什么往来,但是悔婚这件事也是因为我们才引发的,刘家人这么被欺负,估计张家就是看中了我们不会管这件事。现在还没结婚事情就闹成这样了,就算说服张群嫁给刘建文,只怕小两口心中有疙瘩也过不安稳,我的意见是趁着这个机会,干脆让刘建文跟张群分开。

    小赖子的妹妹中专毕业后一直在阜新钨矿服务公司工作,小姑娘长的虽然不太好,但是老实本分,又是阜新钨矿的集体工,以后老了有退休。我看可以撮合刘建文跟小赖子的妹妹,如果双方看对眼的话,明天婚礼照常举行,我就不信张家敢如何!”刘大兴虽然不愿意跟老家的亲戚来往,但是自家人这么被人打脸,而且还有他的一部分原因,他也很是恼火。

    “小舅,这也太儿戏了吧?小赖子的妹妹能答应吗?万一要是两人不合适,这结婚酒也办了,以后在农村建文表哥可就是正儿八经的已婚男人了。”杨杰没想到刘大兴竟然会有这么疯狂的想法。

    “什么儿戏不儿戏的,正所谓长兄如父,小赖子父母走的早,是他把妹妹带大。小丫头今年24岁了,因为长的不漂亮,这些年来也没找到男朋友,小赖子托人介绍,那些人也没同意,所以一直单着。

    眼看着马上就要成为老姑娘了,小赖子自己也着急,刘建文上回过来杨家村,小赖子也看过,觉得刘建文长得不错,虽然条件不行,可是年轻人努力努力未来还是有前途的,所以他主动提议,干脆撮合他妹妹跟刘建文。

    小赖子他妹妹的思想工作由小赖子做,你去了和平乡后,先了解一下刘建文和张群到底发生了什么情况,如果是因为张家嫌弃刘家,那么就带刘建文去阜新钨矿见见小赖子的妹妹,合适的话明天就给他们办酒了!”刘大兴斩钉截铁的这么一说,杨杰也只能照办了。

    挂断刘大兴的电话后,杨杰走到办公桌前,拿起电话给严文彬打了过去,“老严,叫车,我马上要去和平乡,县里有什么事情,直接打我的手机。”

    放下话筒,杨杰苦笑着摇摇头,这都是什么事。刚才还想着明天去喝喜酒,今天人家女方就悔婚了。

    小赖子开车的速度很快,杨杰从楼上下来的时候,正巧看到刘大兴的奔驰车开进县政府。

    车子停在政府大楼门前,刘翠莲从车上下来,脸上露出焦急表情的刘翠莲看到杨杰之后,就像是找到主心骨一般,“小杰,你建文表哥打电话来杨家村,说张家悔婚了,张群不答应嫁给建文了,还让她弟弟把三金和彩礼都退给了建文。

    电话里也说不清到底因为什么,你表舅的意思就是因为张群去了杨家村,在咱们家受了委屈,所以才悔婚。你小舅不愿意回和平乡,我只能找你陪我去了。没有影响你工作吧?”

    “妈。以前爸上战场你也没这么担心过。天塌下来有高个子顶着,你这么着急干嘛?淡定一点,没有过不去的坎,说不定表哥跟张群真的没缘分,两人注定无法结合也说不定。”杨杰笑着劝了刘翠莲一句后,见杨小君这时开着车过来了。

    “杨县长好!”

    两名从政府大楼出来的政府办工作人员见杨杰站在门口,恭敬客气的打了一个招呼,然后诧异的看着刘翠莲。

    “好。这是我妈!”杨杰见两人看向刘翠莲的目光有些猜疑,索性大方的介绍了一下。

    “阿姨好!您可真年轻……”两人一听抓住杨杰衣袖的妇女是杨杰的妈,顿时眼前一亮,赶紧上前来问好。

    “小赖子,你先开车回阜新钨矿,跟你妹妹谈谈,我妈坐我的车去和平乡,有什么事情电话联系!”杨杰对一旁的小赖子低声吩咐了一句。

    小赖子闻言眼前一亮,虽然他跟刘大兴认识多年,但是随着刘大兴身份的变化以及资产的增多。未来需要的司机肯定是带有保镖性质的,如此一来的话他就要离开刘大兴身边了。

    谁都知道跟着老总自然好处多多。能做老总的司机,无疑是老总最信任的人之一,小赖子自然会为自己的未来考虑和担忧。

    恰好遇到刘建文被悔婚这件事,小赖子觉得是天降良机,对刘大兴提议干脆撮合刘建文跟他妹妹结婚,这样既能避免刘家大丢脸面,又能解决他妹妹的个人问题,还能让他跟刘家增加一层亲戚关系,可谓是一举三得的好事。

    “好的!我马上回阜新钨矿。”小赖子兴奋的说完后,激动的甚至忘记跟刘翠莲告辞,直接上车离开了政府大院。

    刘翠莲跟两个县政府办的工作人员打完招呼,才发现小赖子竟然直接开着车走了,顿时皱眉说道:“这个小赖子,怎么就走了。”

    杨杰闻言一笑,上前挽住刘翠莲的肩膀,指了指一旁的三菱越野车,说道:“和平乡路不好走,坐大奔还不如坐越野车来的舒服。上车吧,母亲大人,小赖子可是为建文表哥的未来努力去了,您就别指责他了,说不定明天之后,他就得叫你表大姑了。”

    打开越野车的后座门,等刘翠莲上车后,杨杰才走到另外一边上车,杨小君等到车门关上后,挂档松开手刹,缓缓开着车离开政府大院,朝着城东的省道开去。

    刘大兴和小赖子的打算并没有跟刘翠莲说,因此车子上路后,刘翠莲好奇的问杨杰到底怎么回事。杨杰老老实实的把刘大兴和小赖子的打算告诉刘翠莲后,不仅没有赢来刘翠莲的夸奖,反而被刘翠莲给唠叨了一通,显然是对两人这么不靠谱的想法感觉很生气。

    杨小君开着车,很快出了县城,车子一过经济开发区,道路两旁就荒芜了起来。

    城东方向是省道,从这条路可以前往朝兴县,也可以通过这条路进入粤东省境内,道路在岭南山脉中穿行,视线所及的远处都是高山,山道一直蜿蜒着东去,不时能看到省道两旁的村庄,以及道路两旁那绿意葱葱的农田。

    夏季的高温只能影响到县城范围,车子一出县城进入山区,温度就下降了几度,随着越来越靠近和平乡,四周的温度这才略有提升。

    和平乡距离阜新钨矿并不算太远,只有不到十五公里的距离,阜新钨矿并不在省道附近,而是要走一条县道岔路上阜新钨矿。

    杨小君跟着杨杰在浯南地区跑的比较多,对城东地区倒是不太熟悉,只会沿着省道前往城东的几个乡镇,车子一进入和平乡,他就有些抓瞎了。

    刘翠莲虽然多年没回和平乡了,但是和平乡经济发展滞后,除开乡政府所在地建设的比以前要好上很多外,其他各村的道路仍旧没有什么变化,因此刘翠莲凭着记忆,倒是能指引杨小君一路开着车来到二都村。

    二都村是和平乡著名的水果之村,村里栽种的奈李、枇杷、西瓜等经济作物在城东地区都颇有盛名,因此二都村在和平乡经济条件算是中上的富裕村,这跟几十年前有着极大的变化。

    看着进村口用水泥建筑的巨大的牌坊。以及远处山丘上密密麻麻整齐的果树。刘翠莲感慨无比。特别是当她看到村左侧那些泛着石灰白芒的坟头时。两眼顿时忍不住一红,目光中充满了对以往的回忆。

    二都村虽然富裕,但是却无法跟杨家村相比,村里除开有几辆农用手扶式拖拉机外,一辆货车都没有。因此杨小君开着越野车进村,顿时引来村口大人小孩的关注,众人都好奇的看着这辆平日里难得一见的小汽车,开到村前祠堂门前停下。

    刘翠莲一下车。就看到祠堂门口坐着的一位老妪很眼熟,仔细一看,竟然是以前住在她家对门的老婶子,赶紧上前打招呼,“春梅婶子,你怎么一个人坐在祠堂门口来了?家里现在还好吧?”

    “你是?”

    老妪看着眼前打扮洋气的刘翠莲,哪还认得出眼前的妇人就是当年隔壁那个早年丧双亲,跟弟弟相依为命的刘翠莲,因此拼命睁大本就狭小的双眼,眨巴着想要看清楚来人到底是谁。

    “春梅婶子。我是翠莲啊!就是住在你家对门的刘翠莲,你不记得我了吗?”刘翠莲怕春梅听不清楚。大声在她耳傍说道。

    “你是翠莲丫头?”春梅闻言诧异的看着眼前的妇人,有些难以置信,嘴巴哆嗦着嚷嚷说道:“当年你又黑又瘦,现在完全变了一个人啊!穿的好洋气,在外面发大财了吧!”

    刘翠莲笑着解释道:“春梅婶子,我现在是小学老师,在浯河乡上班,好久没见你了,身体还好吧?”

    “你都做老师了?好啊!好啊!教育娃娃好啊!”春梅那满脸皱纹的脸上,充满了笑容。

    “哟,这是翠莲回来了,好多年没见到你了,一眨眼只怕有十几年了吧?”

    “这是你家杨杰吧?记得小时候跟着你过来扫过墓,现在都长这么大了,听说都做副县长了,有出息啊!”

    “翠莲你们这是回来喝喜酒的吧?建文明天结婚,你们今天就过来了,说到底还是亲戚亲啊……”

    ……

    村口不少年纪较大的人这时都围了上来,一个个目光中带着羡慕,看着刘翠莲以及她身边的杨杰,不过一会儿功夫,两人身边就围满了闻讯而来的二都村村民。

    刘建文一家这会儿正愁云满布的想着明天的婚宴该怎么办,请帖都发出去了,酒菜也都置办好了,新房也给装修了。现在新娘竟然悔婚,这一下子可就让刘家慌了手脚,满怀期望的刘建文甚至在看到张家退回了的彩礼和三金后,手脚冰冷差点没一脑袋栽倒在地上。

    “张家做的太过分了!怎么能在这个时候悔婚,太不地道了,这不是存心让我们老刘家难堪吗!”刘解放蹲在家门口,抽着旱烟,突然站起来对屋里的刘小花吼道:“显摆个啥?你又不是不知道大兴和翠莲跟我们没什么往来,偏偏要把我们往他们身上凑,这下好了吧!你儿子被人悔婚了,这下你高兴了!”

    刘小花坐在厅屋里哭着,听到丈夫的话后更是忍不住嚎啕大哭起来。

    刘建文躺在新房的床上,看着柜子上贴着的红喜字,感觉是那么的刺眼,那么的让他不舒服,加上听到屋外父亲的怒吼和母亲的哭声,更是感觉郁闷难受,拿起枕头就压在脑袋上,想学鸵鸟一样就这么躲起来。

    目前张家悔婚的消息还没外传,因此二都村的人并不知道刘家这时并不是欢天喜地,而是愁云密布。几个跟刘小花关系不错的村妇,这时满脸喜意的从村口小跑来到刘解放家,隔着院子门高声嚷道:“小花,你姐姐翠莲回村来了,你外甥杨杰也来了,你们一家子还不赶紧出去接贵客。”

    刘解放听到这个消息后,原本愤怒的表情顿时一收,脸上露出尴尬不安的神情来,他也就敢在刘小花面前摆摆威风,刘翠莲和杨杰现在可不是他能得罪的起的人物。

    慌忙走进厅屋,看着急忙擦拭眼泪的刘小花,紧张的问道:“翠莲怎么会回来?”

    “是我打了电话给翠莲姨,告诉她张家悔婚的事情。”刘建文听到声音,终于不再做鸵鸟了,走出新房对紧张的刘解放解释道。

    “你个小兔崽子,还嫌丢人不够,还要打电话给她,让她们回来看我们的笑话?”刘解放闻言大怒,扬起手拿着旱烟杆就要打刘建文,刘小花这时站起身来,“你敢动动建文试试!大哥和姐姐肯定也得到消息了,我们这会不出去接翠莲,只怕全村人都会指责我们了。”

    刘建武这时从外面小跑回来,推开院子的门,大声嚷嚷道:“爸妈、哥,小姨和杨杰来村里了,现在村门口围满了人,村长他们都去了,听说乡里的干部马上就要来见杨杰,你们还在家里杵着干嘛?还不赶快过去。”

    刘建文闻言搀扶起刘小花,不容置疑的说道:“走,我们出去接小姨她们!”

    刘解放见状一愣,看着儿子和老婆都走出了厅屋,这才重重的一叹,把手中的烟枪放下后,紧追着走出了家门。(未完待续。。)

    ps:感谢‘孤竹雨剑’兄弟的打赏支持!谢谢!</dd>【看小说,更新快,就选98小说网,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