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极品官途 > 第二百三十七章 杨杰是干部的克星

《极品官途》 第二百三十七章 杨杰是干部的克星

下载: 极品官途TXT下载


    蓉城火车站。

    刚下火车的梁柯和周小莉,推着轮椅带着周妈妈,跟着出站的人群,从站台往出站口的方向艰难前行。

    蓉城是南江省的省会城市,燕京南下粤州市的列车在蓉城车站的停留时间超过二十分钟,可见在蓉城上下车的旅客有多少。

    七月正是蓉城最热的月份,随着三伏天的即将来临,整个蓉城仿佛变成了一个巨大的火炉,让刚从燕京过来的梁柯和周小莉感觉十分的不适应。

    出站口外,罗小倩安排过来接站的李冲和冯剑仁,高举着写有梁柯和周小莉名字的接站牌,两个久经训练的退伍军人,就像两尊铁打金刚一般,站在人山人海的出站口处,任凭四周拥挤的人群如何涌动,始终屹立如山。

    “柯子,快看,那两个是杨杰安排过来的人!”周小莉从小到大就没感觉这么热过,不过几百米的路走下来,身上的衣服都被汗水给打湿了。

    梁柯顺着周小莉手指的方向看过去,只见两名留着平头的精干男人,穿着短袖衬衫,面色冷酷沉稳,不动如山的举着两块牌子,屹立在人群当中。

    两人急忙提着行李,推着轮椅,朝着李冲和冯剑仁所站的方向走去。

    “你们好,我是梁柯,请问是杨杰让你们来接我们的吗?”梁柯扶了一下鼻端上的眼镜架,看着身前的李冲和冯剑仁问道。

    “你好,你就是梁柯先生?这位就是周小莉女士?”李冲是四人的头儿,一般对外交流都是他负责。放下手中的接站牌后。盯着梁柯和周小莉确认道。

    “不错。我就是梁柯,这位就是周小莉。”

    梁柯话音刚落,就见李冲一把接过他手中的行李箱,沉重的行李箱在李冲手中就像是布娃娃一般没有任何重量。一旁的冯剑仁这会也接过了周小莉手中的行李箱,双手得到解放的两人,这才不用一人伸出一只手来推周妈妈的轮椅。

    “两位跟我们来吧!车子就在火车站后方的停车场,我们先送两位去蓝梦的员工宿舍。”李冲提着行李,说完之后与冯剑仁上前开路。很快在人群中杀出一条缝隙来,可以让梁柯推着周妈妈的轮椅离开。

    梁柯这次南下,主要是护送周小莉和周妈妈来蓉城,等到两人安顿下来之后,他就要启程赶往港岛了,因此他的行礼并不多,只是随身的一些衣物。倒是周小莉的东西很多,两个大行李箱,基本都是她的东西。

    罗小倩给周小莉安排的员工宿舍是一室一厅的楼房,宿舍就在蓝梦不远处的一栋新建的楼房中。住在这栋楼里的蓝梦中层管理有不少,整栋楼基本快成为蓝梦的员工宿舍楼了。

    周妈妈来到蓉城后。会被送到疗养院去接受后续的治疗恢复,因此不会跟周小莉住在一起,一室一厅的宿舍,足够周小莉一个人住了。

    李冲和冯剑仁先是把几人送到宿舍,让周小莉把行礼什么的放好,也让梁柯和周妈妈看看周小莉的居住环境;之后才带梁柯和周小莉,把周妈妈送到已经联系好的疗养院,办理好入住手续安置好周妈妈,然后再带他们返回蓝梦。

    罗小倩坐在自己的办公室中,看着被李冲领进来的梁柯和周小莉。

    梁柯人貌不扬,带着一副黑框眼镜,看上不善言谈,有些木讷,站在身材姣好相貌靓丽的周小莉身边,还真给人有那么一种鲜花插在牛粪上的感觉。

    不过罗小倩却敏锐的发现,梁柯的目光很敏锐,而且十分的冷静。

    锐利的目光竟然让见多了达官贵人的她都为之动容,可见梁柯真实的性格并不像他外表表现出的那样平凡和木讷。想想也是,能被杨杰那样的人重视的人物,又岂会是泛泛之辈。

    “梁先生,很高兴认识你,之前我们通过电话,我是罗小倩,蓝梦的总经理。”罗小倩主动起身,伸出纤手,和颜悦色的对梁柯自我介绍道。

    梁柯毫不做作的伸出手,与罗小倩握上后,微笑着说道:“很高兴认识你,罗总!”

    “周小姐,欢迎你加盟蓝梦,听杨先生说你曾经在燕京皇朝会所工作过一段时间,对会所的相关工作有所了解。现在蓝梦正值高速发展的时刻,需要大量的人才加盟,希望你能在蓝梦工作愉快!”罗小倩转向周小莉,审视的目光打量了眼前的周小莉一翻,这才客气的伸手说道。

    周小莉一听罗小倩说起她在皇朝会所工作过这句话就俏脸发热,虽然杨杰保证过不会把她做过的那些事情告诉梁柯,但是周小莉的内心却十分敏感,不希望别人在梁柯面前,提起皇朝会所。

    “罗总,很高兴能到蓝梦来工作,对于宿舍和蓝梦的环境我都很满意,不知道我到蓝梦主要做一些什么工作?”周小莉很现实也很直接,尴尬的表情一闪即逝,当着梁柯的面,直接问起自己的工作来。

    罗小倩闻言微微一眯眼,没有直接回答周小莉的问话,而是请两人在她办公室坐下之后,才说道:“听杨先生说周小姐是学外语专业的,蓝梦这边也需要外语翻译人员,周小姐初来乍道,我对周小姐的能力还不了解,所以你先从一般的职员做起,以后我会根据周小姐的能力,安排更重要的岗位让你负责。不知道周小姐对这个安排有没有问题?”

    周小莉闻言心中一阵失落,不过当着梁柯的面,她却没有表现出来,摇头说道:“没问题,谢谢罗总对我特殊照顾,安排了那么好的宿舍,不知道我什么时候正式上班?”

    “今天你们旅途劳顿,先休息两天吧!梁先生的飞机票是后天上午,等梁先生去了港岛之后。周小姐你再来正式办理入职手续不迟。”罗小倩想了想后。很快确定了周小莉来蓝梦报到的时间。

    夜幕降临之后。蓝梦才焕发出动人的光彩。霓虹灯映照下的玻璃幕墙,照亮了沿江大道,楼顶巨大的发光招牌,让数里外的行人都能看见。

    对比皇朝会所的奢华与贵气外露,蓝梦无疑遵循了大隐隐于市的理念,楼下的ktv为蓝梦聚集了大量的人气,而楼上的隐蔽会所,则彰显出权贵阶层的不凡与挥金如土的奢侈生活。

    李冲带着周小莉和梁柯。在皇朝会所会员区走了一遍,大致让两人了解了蓝梦的基本情况后,这才一路送两人下了楼。

    蓝梦的员工宿舍距离蓝梦并不远,李冲对两人仔细解说了回宿舍的路线后,没有再送两人回去。

    并肩走在蓉城的街道上,看着熙熙攘攘的街道,车水马龙人潮流动。虽然蓉城不如燕京繁华,但是江南的开放风气,以及蓉城的火辣美女们,给这座火城增添了另类的气息。

    每一个城市都有每一个城市的特色。蓉城自然也不例外。大街小巷中,不乏穿着短裙短裤。露出修长大腿,洋溢着青春笑容的年轻女子,火辣的气息迎面扑来,让一直在象牙塔中的梁柯,看得面红耳赤,一时之间有些恍然失神。

    周小莉本就是千里挑一的美女,燕大学子的身份让她平添了一股常人所没有的自信,走在街上信心十足,倒是引来不少街头逛街散步的男人们的关注,回头率相当高。

    站在办公室落地窗前的罗小倩,看着梁柯和周小莉消失在街角后,返回办公桌前,给杨杰的宿舍打了过去。

    “喂,哪位?”

    花了一个下午的时间,总算把各村干部说的心服口服的杨杰,到食堂吃完饭后刚回到宿舍,听到卧室中电话铃声响起,急忙进屋拿起话筒。

    “先生,我是罗小倩,梁柯和周小莉已经到蓉城了。”罗小倩听到杨杰的声音后,轻声对杨杰汇报道。

    杨杰闻言一笑,说道:“他们怎么这会才到,订好去越深市的机票没有?梁柯什么时候出发?”

    “已经订好了后天上午去越深市的机票,小姐那边我已经通知了,到时候菲林国际会安排人到口岸那边接梁先生。”

    “很好,辛苦小倩你了!”杨杰满意的说完这句话后正准备挂电话,却听罗小倩又说道:“先生,我觉得周小姐的心思很深沉,梁先生此去港岛负责的工作很重要,我担心……”

    杨杰知道罗小倩担心什么,听她这么说后,安慰着说道:“梁柯不像你想象中的那么木讷愚钝,相反他很聪明,很会观察和分析。而且梁柯不是意气用事的人,到了港岛之后,我会让郭倩关注他跟国内的联系,你放心吧!”

    罗小倩听杨杰这么说,想到梁柯那双明亮的眼眸,顿时心中升起了信心,“那好!我会重点关注周小姐,希望她不要辜负先生你的栽培!”

    杨杰挂断电话后,想了想梁柯和周小莉,叹了一口气之后,到浴室冲凉去了。

    五山乡的问题越查越严重,先是五山乡党委成员悉数被双规,之后全乡大小干部和三分之二的工作人员,都接受了纪委调查,大有一网把全乡工作人员全部打尽的趋势。

    钱李作为青年报的记者,接受的浯河县方面的请求,全程监督浯河县纪委在五山乡的调查工作。随着大量违法违纪问题被查出来,五山乡这些年来官商勾结,掩盖下来的一桩桩血淋淋的爆炸案,也被重新翻了出来。

    与此同时,正红爆竹厂的爆炸案,也有了新的进展。

    经过大量的调查走访,最后通过对路春祥的调查,才从路春祥司机李科的口中,得悉吴翠元预谋制造6?27爆炸案的全部经过。

    吴翠元作为正红爆竹厂的老板,近年来因为个人作风问题,在竹林村声名狼藉,不仅跟多位村民发生冲突,更是与自己的弟弟,同时也是正红爆竹厂的股东之一吴克发生了冲突。

    兄弟俩本来感情很好,但是随着近年来正红爆竹厂的生意红火,吴翠元的资产不断增长。而让吴翠元滋生出狂妄自大以及扭曲的病态心理。

    随着各种限制录像带的广泛传播。吴翠元本就好色的心理。经过这些录像带的放大,已经变得肆无忌惮。吴克本人长的不差,加上从事爆竹行业多年,技术精湛有本事,又是正红爆竹厂的股东之一,找的媳妇也是十里八乡出了名的美人。

    吴克是吴翠元的亲弟弟,除开他本人在厂里做副厂长外,他读过中专的媳妇。也在厂里做会计兼出纳。平日里上班吴克都在生产车间负责生产和开发工作,而他媳妇则在厂办跟吴翠元一个办公室。

    本就好色的吴翠元,早就对弟媳垂涎已久,在一次喝醉酒之后,在厂办办公室,公然把吴克的媳妇给强女干了。那次事件之后吴克的媳妇竟然没有告诉吴克,而是选择隐瞒了下来,如此一来更是滋长了吴翠元的兽性。

    说来女人的心思还真难以捉摸,按说吴翠元长的不如吴克,年龄也比吴克大不少。加上又是强行跟吴克的媳妇发生了关系,吴克的媳妇应该厌恶反感吴翠元才对。

    但是偏偏事实相反。吴克的媳妇竟然喜欢那种被强迫的感觉,加上吴克痴迷于技术,说话做事远不如吴翠元来得体贴,因此这对男女很快就勾搭上了。

    村子里本就难以藏住什么秘密,吴翠元跟吴克媳妇的事情虽然隐蔽,但是仍旧逃不过大家的眼睛,随着村子里风言风语传出,吴克多少也察觉出了自己媳妇跟哥哥的情况不对。正因为如此,两兄弟才产生了不可调和的矛盾。

    吴翠元经商办厂多年,可谓见多识广,在五山乡又看惯了生死,对人命并不在意。跟村里两个村民,因为作风问题发生争执之后,吴翠元心中就产生了一定要报复他们的想法。

    经过大半年的计划和准备,终于被吴翠元想出了一条一石二鸟的报复方案,让吴克的媳妇把吴克的寻呼机偷出来,然后通过技术改造,使得那台寻呼机成为一个遥控引爆的引爆器。

    然后与路春祥的司机李科联合起来,精心炮制了正红爆竹厂的爆炸案,在剪除那两个敢于在村里跟他争执的村民的同时,准备借助这次的爆炸案,通过路春祥的关系,对负责生产工作的吴克进行追责。

    吴翠元的心思不可谓不歹毒,如果寻呼机引发爆炸的事情没有被查出来,无法栽赃陷害吴克,那么他就通过吴克管理生产出现重大安全问题的借口,通过村里和乡里的压力,让吴克承担此次爆炸事故的主要责任,要求吴克承担赔偿责任,把吴克的股份作为赔偿款,赔偿给死伤的工人,借此把吴克赶出正红爆竹厂。

    如果寻呼机的事情被公安机关查出来了,那么所有线索都会指向吴克,毕竟寻呼机是吴克的,加上打寻呼的人是在市里,他吴翠元有不在场的证据,因此无论如何都不会把火烧到自己身上。

    吴克如果因为这个事情进去了,那么对吴翠元来说,自然更理想。那样他就可以名正言顺的打着照顾弟媳的名誉,长期占有吴克的老婆,而又不用担心吴克的报复。

    智者千虑必有一失,吴翠元虽然精明,但是他万万没想到他那看似完美无缺的计划,会因为杨杰的插手,路春祥的突然倒台被彻底查了出来。

    6?27爆炸案的顺利告破,除开让人叹息吴翠元的无耻和阴狠,以及无辜村民惨遭杀害外。同时也从侧面向大家证明了掌握全村爆竹生产加工销售命脉的爆竹厂老板,在村里具有多么大的权力,而这些老板利用这些权力,又会给村民们带来多么大的伤害。

    钱李仔细看完正红爆竹厂爆炸案的卷宗后,对五山乡的现实情况,有了更深层次的了解。

    五山乡的问题,不是一朝一夕形成的,而是长年累月在乡干部和村干部,以及爆竹厂老板的利益联合之下,形成的一种封闭的不健康的发展方式。

    钱李在南江省也算是走过不少县市的记者,见过不少社会上的阴暗面,但是如五山乡这样的情况,他还是第一次遇到。人命明码标价,乡干部、村干部与爆竹厂企业形成一个紧密的利益联盟,大家把五山乡的爆竹产业当成蛋糕,划分好各自的区域以及应该尽的指责义务。

    赤果果的把五山乡发展成一个独立的王国,而在这个王国中生存的那些村民,则是金字塔最底下的可以随意被践踏和牺牲的群体。

    不到两个星期的时间,五山乡所有乡干部双规的双规,停职的停职,抓捕的抓捕。乡政府的一般工作人员,除开个别情节严重的被检察机关依法控诉外,其他人一律向纪委如数上交这些年来收受的贿赂。

    杨杰上任后在五山乡放的第一把火,可谓是完全把他的个人威望给树立起来了。

    毕竟五山乡的问题,是在杨杰插手之后,才被揭开来的。

    而且从杨杰参加工作的这一年多时间里,浯河县可谓是反腐反贪最频繁,力度也最大的一年。不仅有两名县委常委和多名副处级领导被双规下马,更有二十多名正科级干部和三十多名副科级干部落马。

    因此浯河县众多干部,都视杨杰为干部的杀神克星,一旦谁犯在杨杰手中,一准没有好果子吃,双开撤职是最轻的惩罚,不少都被追究了刑事责任,让很多心中有鬼的干部,对杨杰都是忌讳莫深。(未完待续。。)</dd>【看小说,更新快,就选98小说网,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