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极品官途 > 第二百三十一章 市局来援

《极品官途》 第二百三十一章 市局来援

下载: 极品官途TXT下载


    “陈记者,最近工作比较忙,也没时间请你们吃顿饭,真是不好意思,希望陈记者和罗摄影可别见怪!”

    杨杰笑着举杯,对坐在身边的陈书晴和摄影记者罗韬客气说完后,一口喝干净杯中的白酒。

    陈书晴见状笑着说道:“杨县长,你最近可是新官上任,工作当然比以前忙了很多。说起来我们到浯河也有几天了,该拍摄的素材也基本拍摄好了,正准备找个机会跟你告别呢!”

    “陈记者你们准备离开浯河了吗?”杨杰闻言一愣。

    罗韬点头说道:“接到了台里的通知,马上要赶到粤东省去采访,浯河拍摄的素材,我们会邮寄回台里,之后由台里剪辑择期播出。”

    杨杰没想到陈书晴她们就要走了,理解的说道:“你们也真是辛苦,全国各地到处跑。”

    “跟你们一样,都是为了工作嘛!”陈书晴说着好奇的又问:“今天怎么没见到钱站长他们?还想临走前跟他们聚聚,没想到一整天没看到他们人了。”

    杨杰笑着说道:“现在通讯不方便,说不定钱站长他们又发现了什么新闻线索,到外面采访去了。”

    孙佳云自然知道钱李去了哪里,不过却不会告诉陈书晴她们,“陈记者,我代表浯河县委县政府,欢迎你们下次再来浯河采访,希望我们浯河的新闻报道能尽快上电视。”

    “有机会,我们也想再来浯河!孙部长,这几天真是麻烦你们了。没有你们的大力支持。我们的采访工作也不会完成的这么顺利!”陈书晴很会做人。并没有什么傲气,显得十分平易近人。

    此次陈书晴和罗韬来浯河,自己开了一辆切诺基。她们是外勤记者,需要到各地采访录制新闻,然后通过各地的记者站把素材邮寄回燕京,经过剪辑整理之后,才变成新闻联播中播放出来的新闻片段。

    可能陈书晴和罗韬接到了新的采访任务,在浯河乡吃完晚饭后。就告辞开着车离开了浯河,沿着137国道直奔粤东省而去。

    杨杰和孙佳云一路把陈书晴她们的切诺基送出浯河,这才返回了浯南工业开发区。

    “孙部长,钱站长他们都去了五山乡?”杨杰跟孙佳云进入他在浯南的办公室后,这才郑重的问道。

    “中午吃过饭就去了,我已经暗中通知杨书记了,他会安排干警暗中保护他们,不会出什么问题,你就放心吧!”孙佳云微微一笑,早上神不知鬼不觉的把五山乡发生爆炸事故的消息。通过第三者告诉钱李后,钱李果然忍不住记者的那股子好奇心。中午就去了五山乡。

    杨杰前两天在五山乡说的那些话,经过两天的发酵,加上县局干警和消防战士,已经在五山乡驻留了两天,严格检查各家鞭炮厂,调查各村小作坊,用实际行动向五山乡全乡老百姓证明,杨杰说的那些话的可信度。

    众人都知道县里这次是下定决心,要彻查五山乡的问题,广受压迫的五山乡百姓,人人都兴高采烈的盼望县里早日出台新政策,改变他们目前的生活。

    因此钱李的调查,肯定不会受到什么阻挠,而且那些村民都会积极反映情况,这对杨杰和孙佳云来说,自然节省了大量的力气。

    “书记知道钱站长失踪后大发雷霆,后来迫于无奈,最终答应调查五山乡的问题,这得之不易的成果,希望能彻底揭开五山乡的盖子,还五山乡老百姓一个朗朗乾坤!”杨杰笑吟吟的看着孙佳云,感慨的说道。

    “钱李是记者站的站长,他发出的稿子,一般都能尽快见报,我们现在能做的就是等,等五山乡的问题调查清楚,等杨书记和卫书记在五山乡完成调查工作。”孙佳云说着看了看手表,起身说道:“时间不早了,我今天晚上还要回县里去,你早点休息吧!有什么事情电话联系。”

    孙佳云来浯南几天了,一直没回县里,好不容易送走了陈书晴她们,钱李又去了五山乡采访,他总算可以空闲下来,回家一趟了。

    杨杰把孙佳云送到楼下,目送孙佳云乘车离开后,没有再回办公室,而是直接回了宿舍。

    “小五,五山乡的情况怎么样了?”杨杰一进宿舍,就急切的把小五给叫了出来。

    看着穿着一身绯色绣花旗袍,旗袍开衩到股间的小五,杨杰脑门顿时冒出了汗珠,有着严重换装癖的小五,每回出现都会换上一套不同的服装。这样也就算了,最让杨杰无法忍受的是她为什么要弄的这么性感,早就知道肉味的杨杰,再不像一年前那么青涩,看着性感的小五,很容易产生生理反应。

    “杨华他们的调查进度很慢,爆炸发生的时间不能精确到分钟,因此邮电部门还在查爆炸发生前后,全县打过寻呼的电话和寻呼机机主的身份。

    根据正红爆竹厂爆炸时间,小六排查了十几个寻呼,现在已经查到了一个可疑的寻呼机号码,那个寻呼机之前呼叫频繁,但是在爆炸案发生之后,就再没有收到过传呼。”小五纤手一挥,身侧顿时虚拟出一张软榻,妖媚的躺在软榻上的小五,把小六最新查到的情况告诉杨杰。

    “那个寻呼机机主是谁?最后给这个寻呼机打寻呼的号码是哪里?”杨杰直接问这两个最关键的问题。

    “寻呼机机主叫吴克,最后给这个寻呼机打寻呼的号码位于常洋市市区,电话是一个小卖部的公用电话,因此很难查到是谁打的寻呼,目前只能从吴克身上找线索了。”小五说着有些丧气,小脸蛋露出一丝不甘。

    “市区?吴克?”杨杰闻言口中嘟囔着,然后看向小五。说道:“吴克是不是竹林村人?能不能查到吴克跟吴翠元的关系?”

    小五瘪瘪嘴。说道:“现在户籍系统还没有联网。小六查不到吴克的亲属信息,只知道他是浯河县五山乡人,具体哪个村,邮电部门的登记上没有显示。”

    “路春祥和孙宇他们有什么新的动静?”杨杰记下吴克这个名字后,对小五问起路春祥等人的情况来。

    “刚不久张达先给路春祥打了个电话,赵宇给孙宇打了个电话,告诉他们纪委调查组今天会进驻五山乡的事情,从通话情况来看。张达先和赵宇并不清楚路春祥和孙宇的问题。”小五说着播放了两段电话录音,分别是张达先跟路春祥,以及赵宇跟孙宇的通话录音。

    杨杰听完之后,笑着对小五说道:“没想到路春祥和赵宇竟然这么能演,死到临头了还在那叫屈,等卫书记查出他们的问题来之后,我倒想看看,张达先他们会有什么样的反应。”

    “路春祥和孙宇等五山乡党委成员,都在常洋市福临小区有住房,这几天他们分别给福临小区的家里去了电话。根据电话登记信息来看,他们的房子相距都不远。

    可能是集体到福临小区购买的房产。也有可能是五山乡爆竹企业的老板,出资为乡党委成员们购买的房子,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么五山乡的干部就涉及到集体受贿了。”小五纤手一挥,一副巨大的地图出现在杨杰脑海中,上面标记了福临小区的方位。

    “继续通过匿名电话的方式,向县纪委和市纪委举报,把他们在市区的住宅地址反映上去,相信这个时候,市纪委也应该有所动作了!”杨杰微微一笑,再次下达了命令。

    “铃铃铃……”

    卧室的电话铃声突然响起,打断了杨杰跟小五的交谈,睁开眼眸看向不远处响个不停的电话机,杨杰上前拿起话筒,“我是杨杰!”

    “杨县长,我是市刑警大队阳小明,打搅到你休息了吧!”阳小明那爽朗的声音,从电话那一头传来,突然接到阳小明的电话,让杨杰很意外,“阳大队,你可是贵人,这么晚打电话有什么好事?”

    “好事当然有,我现在在五山乡,正准备跟杨书记去浯河乡宵夜,要不要一起喝两杯?”

    “你在五山乡?什么风把你这个市局刑警大队大队长给吹下来了?”杨杰没想到阳小明竟然去了五山乡,看来五山乡的爆炸案已经引起了市局的重视,否则阳小明不会这个时候赶到五山乡。

    “爆炸风啊!我们马上就出发了,杨书记说浯河乡是你的地盘,晚上得由你安排,你看着办吧!”阳小明这么说后,笑着跟一旁的杨华又说了几句玩笑话。

    杨杰闻言爽快的说道:“这样,晚上到浯河酒家碰头吧!杨书记知道那里,我现在就过去等你们。”

    “好的!我们有十二个人,都还没吃晚饭,杨县长你看着安排吧!”阳小明说完后挂断了电话。

    今天一天发生的事情还真多,晚上才把陈书晴她们送走,没想到阳小明又来了浯河。

    杨杰拿着桑塔纳的车钥匙,从柜子中的包里拿出两千块钱,带着钱包直接出了宿舍,开着车往浯河乡而去。

    晚上十点,杨华和阳小明一行才赶到浯河酒家,看着风尘仆仆的一行人,杨杰笑着迎上前,“阳大队,一路辛苦了,下来浯河也不提前打个电话,我们也好安排一下嘛!”

    阳小明跟杨杰握了握手后,笑着说道:“五山乡的爆炸案四死十四伤,案情重大,惊动了彭局,彭局命令我带队下来支援浯河县局的侦破工作。本来不想这么晚打扰杨县长,杨书记说一定要给你打电话,所以……”

    杨华见阳小明直接把自己给出卖了,笑着指着阳小明说道:“好你个小阳,刚见到杨杰就把我给出卖了,这要是在战场上,你可是典型的出卖战友啊!”

    阳小明和杨杰等附近的刑警们闻言顿时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杨杰已经提前安排好了包厢,带着众人坐进大包厢后,十三个人分坐在两张餐桌上。这个时候杨华和阳小明他们也确实饿坏了。等服务员进来后。不客气的点了一大桌子菜。

    “常洋市近两年都没有发生过如此性质恶劣的爆炸案了,我们赶到五山乡后,听取了余辉同志的案情汇报,目前根据邮电部门的调查结果分析,我们已经初步锁定了三个寻呼机机主,其中一个正是吴翠元的弟弟吴克。

    这个吴克在正红爆竹厂负责生产管理工作,精通烟花爆竹的生产,家庭条件较好。跟吴翠元感情不错,也是爆竹厂的股东之一。而爆炸案发生之后,他的寻呼就再没有人打过,最后一个给他打寻呼的号码,竟然是市区的一个公用电话,从种种迹象来看,这个吴克的嫌疑很大。”阳小明没有避讳什么,等包厢中没有外人后,对杨杰说起这个案子的案情来。

    杨杰是案发后第一个带队赶到现场的领导,分管的又是工业经济工作。本来以为爆竹厂的爆炸是意外事故,现在却查出来有人为因素。因此阳小明也没隐瞒,直接把情况向杨杰做了说明。

    “吴克?他跟死者有过节没有?如果他跟吴翠元感情很好,又是爆竹厂的股东,为什么会制造这起爆炸案?犯罪动机不清楚的话,很容易误导我们的侦破方向。”杨杰也是才知道吴克这个关键人物,没想到阳小明他们速度也不慢,虽然没有直接锁定吴克,可也从三个寻呼机主当中重点选出了吴克。

    “这个吴克今年三十八岁,是正红爆竹厂法人代表吴翠元的亲弟弟,比吴翠元小十岁,因为制作爆竹的技术精湛,吴克从爆竹厂基层工人做起,历任班长,组长,车间主任,生产副厂长,是一个精通爆竹制作研发的人才。

    我们在竹林村摸排走访了一下,吴克跟吴翠元虽然感情不错,也是爆竹厂的股东之一,但是近两年村里也有闲言闲语传出,说吴翠元背地里睡过吴克的媳妇,虽然没有证实,但是至少说明吴克不是没有犯罪动机。”余辉见杨杰问的问题很关键,当即把他了解的情况,当众说了出来。

    “如果吴克想报复吴翠元,大可以直接炸吴翠元,为什么煞费苦心的炸那些工人?按照竹林村定下的规矩,死一个人才赔两万元,死了四个也才赔不到十万,对吴翠元来说只是一笔小钱,根本就不会伤筋动骨。”杨杰再次提出自己的疑问来。

    杨华此时笑着打断说道:“吴克的问题确实存在疑点,我们也是刚刚把线索锁定到他身上,具体的情况,还需要经过调查。忙这个案子两天没睡好了,今晚上就不讨论案情了,大家吃饱喝足,回家睡个好觉,养足精神明天继续查案!”

    众人一听轰然一笑,开始诉说起这两天在乡村走访遇到的趣事来,正聊着天的时候,酒家的服务员把饭菜给送了上来。

    “杨大哥,钱站长还在五山乡吗?”杨杰见大家聊开了,凑近杨华问道。

    “恩,我让陈应龙安排人跟着他们了,保证不会出事。我们离开五山乡的时候,遇到卫书记他们了,看来五山乡真是要变天了。”杨华闻言深深看了杨杰一眼,如果不是杨杰的推动,只怕卫国他们不会这么快插手五山乡的调查。

    “变天好啊!变天了,老百姓就能过上好日子了!”杨杰笑着若有所指的说完这句话后,让正准备离开的服务员,拿几瓶浯河粮液过来,作为东道主的他,必须要跟阳小明等市刑警大队的干警们喝几杯。

    杨杰上任第一把火,烧的就是五山乡,这把火起初烧的并不顺利,但是没想到两天之后,竟然有越烧越烈的迹象。

    县纪委书记卫国,亲自带领纪委工作人员,连夜赶赴五山乡,调查五山乡全体党委成员,这个消息传出之后,全县干部都不由惊讶于杨杰的能量。

    路春祥可是张达先的嫡系,没想到犯到杨杰手上后,仍旧没有逃脱被查的命运。

    随着纪委书记卫国在五山乡乡政府当众宣布县里的决定,宣布路春祥、孙宇等五山乡领导停职接受调查后,路春祥在竹林村前跟杨杰争论的消息,也被有心人给散播了出来。

    全县领导干部目光都聚焦在五山乡的时候,谁也不知道,一篇钱李写的记浯河县五山乡爆竹产业夺命勾魂,人命价值几何的采访稿,通过无线电波,发回了青年报报社编辑部,引起了青年报总编辑的重视。

    钱李写的采访稿,引述了数名五山乡村民和村干部的回忆,仅仅九十年代初这几年,五山乡发生的大小爆炸事故不下百余起,死伤人数多达数百人。但是汇报到县里去的爆炸事故却不足二十起,其中大多数爆炸事故,被乡政府联合爆竹厂老板给隐瞒了下来。

    五山乡各村都有一个爆炸事故死亡赔偿标准,这个标准并不统一,基本是根据各村的经济条件定,多则如竹林村那样的死一个赔两万,少则赔偿五千到八千不等。

    一条人命,只值数千块钱,如此标准竟然被堂而皇之的被各村采用。

    而且这样的标准还沿用了数年之久,县里竟然没有任何察觉,可见五山乡上下,已经形成了一个紧密的利益团体,乡政府在这事情上面,无疑充当了保护伞。

    这样骇人听闻的事情,竟然出现在浯河县这样的经济强县,简直让报社总编辑难以想象。(未完待续。。)

    ps:求订阅!求!求支持!拜谢大家了!</dd>【看小说,更新快,就选98小说网,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