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极品官途 > 第二百二十八章 意料之中的阻力

《极品官途》 第二百二十八章 意料之中的阻力

下载: 极品官途TXT下载


    “孙部长,陈记者到工地去了吗?”

    杨杰跟钱李打了个招呼后,看向孙佳云,问起央视记者陈书晴来。

    孙佳云闻言笑着点了点头,这几天陪着陈书晴到县里拍摄了不少新闻素材,其中经济开发区和工业开发区拍摄的最多。

    陈书晴可不是一般的新闻记者,她是一套新闻联播节目的记者,到浯河来采访是台领导亲自作出的决定,要求她正面积极的宣传浯河及杨杰,正因为如此,她才会到浯河各地采访拍摄素材。

    浯河县在建国后还没来过国家级的电视新闻媒体记者,陈书晴可以说是第一位,又是正面积极的宣传浯河,对孙佳云这个宣传部部长来说,自然是一个与国家级媒体记者拉近关系的宝贵机会。

    正因为如此,孙佳云才会每天跟着陈书晴和钱李他们,即代表县委县政府欢迎配合记者同志的工作,又能借此拉近私人关系,以后这些可都是他的人脉资源了,对他在宣传部门的工作,有着极大的帮助作用。

    “钱站长,我有点工作要跟孙部长谈一下,不介意我跟他出去一下吧?”杨杰笑着对孙佳云打了个眼色,这才对钱李说道。

    “没事,工作要紧,杨县长你们去忙吧!”钱李爽快的一笑。

    孙佳云跟着杨杰出了办公室,两人走到指挥部外的空地上,确保有人靠近能察觉后,孙佳云看着一脸严肃的杨杰,问道:“是不是五山乡的问题很严重?”

    昨天晚上五山乡爆炸事故发生的时候。孙佳云正跟杨华和何兴立一起为杨杰上任庆祝。之后县委开了一个紧急会议。鉴于浯河目前有国家级报社和媒体记者在浯南采访。会上决定县里要对五山乡发生的事情严格保密,绝不能让记者同志们知道。

    会后张达先甚至还单独见了孙佳云,要求孙佳云一定要做好记者同志的采访安排,配合县里封锁相关的消息,不让浯河的问题引起新闻媒体的关注,给浯河的经济发展带来不良的影响。

    今天孙佳云专程多带了几位宣传部的干部,来浯南蹲点陪同,就有随时应急处理的心理准备。现在见杨杰来了浯南,孙佳云心中已经猜到,五山乡的问题肯定很严重,不然杨杰也不会不回县里汇报。

    “五山乡的问题非常严重,已经严重到不能再放任不管的地步了!”杨杰沉声把五山乡的情况,详详细细的对孙佳云说了出来。

    吴巧东和吴喜峰讲述的情况,杨小君已经做了完整的笔录,上面还有吴巧东和吴喜峰的签名,足以证明口供笔录的真实可靠性。

    孙佳云看完杨杰递给他的笔录,脸色也是十分凝重。

    五山乡乡党委书记路春祥跟张达先的关系全县干部都知道。现在浯河县又处在县改市的关键时期,县里又有不少媒体记者在。因此于公于私张达先都不会同意揭开五山乡的盖子。

    “你是想通过钱李他们,把五山乡的问题给爆出来?这样做的后果你想过没有?会对浯河的形象造成多大的影响,你想过没有?”孙佳云政治觉悟很高,政治斗争经验丰富,从杨杰直接来这里找他,瞬间想到了杨杰的打算。

    “五山乡的问题有多严重,你也看到了,上到乡党委成员,下到县政府办事员和各村村干部,都被烟花爆竹企业给腐蚀了。全乡都成了**的温床,老百姓拿命来赚血汗钱,一条人命高的不过两万,便宜的才几千,官商勾结草菅人命!

    如果这都不管、不查,我们对得起头顶上的国徽红旗?对得起入党时宣读的誓言?为了浯河的发展,就可以选择漠视这些问题,帮助下面的人捂盖子,让五山乡的老百姓流更多的血,这样的发展,有意义吗?值得吗?”杨杰的话就像一柄重锤,重重的敲打在孙佳云的心头。

    苦笑一声,看着义正言辞的杨杰,孙佳云说道:“既然你想揭开五山乡的盖子,那么要我怎么配合?”

    杨杰见孙佳云总算是答应了,心中大喜,俯首在孙佳云耳傍,开始嘀咕起来。

    ……

    临近傍晚的时候,杨杰才行色匆匆的回到县政府。

    吴开运一直在等着杨杰的详细汇报,见杨杰终于回来了后,带着杨杰直接来到了县委大楼,找到正在办公室等消息的张达先。

    “乱弹琴!他路春祥还想不想当那个党委书记了!”

    吴开运听完杨杰的工作汇报后,怒意凛然的当着张达先的面,直接一巴掌拍在桌子上,用这样的方式来表达他对路春祥的不满情绪。

    张达先脸色阴沉,抿着嘴巴并没有表态。

    杨杰在五山乡的言行,路春祥都已经向他做出了汇报,甚至还添油加醋了一翻。

    说杨杰不把党委放在眼里,不经过常委会批准,就向村民承诺新开一个工业园。而且还下令公安消防部门直接到五山乡去进村调查查封爆竹厂,引起了各村村民极大的不满,甚至有村子想组织人员来县里上访。

    路春祥强烈反应杨杰,说杨杰年轻气盛,不懂变通和体会基层工作的难处,在基层面对群众不住意讲话的方式方法。因此张达先对杨杰说的这些情况,并不是十分相信,毕竟先入为主的观念已经深入他的内心,加上他跟杨杰本就不对付,自然对杨杰说的情况报以怀疑的态度。

    倒是一旁的邓资湘委婉说道:“县长、杨县长,老路可能也是担心一旦关停五山乡所有鞭炮作坊,可能会导致群体**件发生,所以才会当众顶撞杨县长。

    虽然顶撞领导的做法不对,我们也不能说老路就完全错了,再说五山乡的工作难做。乡里没有矿产。可耕种的田土也有限。除开爆竹产业外,没有其他经济产业。因此老路听杨县长说要关停全乡爆竹企业,心中着急也算是情有可原。

    希望两位大人大量,批评警告一下老路也就算了,别在这个时候大动干戈。县里可还有上面的记者同志在,把事情闹大了,对浯河申请县改市影响很大,会破坏影响浯河的整体形象。”

    “邓县长。五山乡发生爆炸事故的时候,路书记在什么地方?在市里!在市里干什么?陪着一帮子市局干部吃吃喝喝,用的还是乡政府的公款!

    美名其曰为鞭炮企业运作省优名牌,五山乡鞭炮厂有自己的品牌吗?全都是贴牌代工为其他企业生产鞭炮。运作省优名牌,牌子都没有,也好意思冠冕堂皇的拿出来作为借口,糊弄县委领导,他这样欺上瞒下的做法,就应该给与严厉的批评和处分。”吴开运在市里关系很深,路春祥在市里的动静。他打个电话就能问到,敢当众说出来。自然有证据证明自己的话。

    张达先听了吴开运的话后,再也坐不住了,沉声说道:“够了,现在不是讨论五山乡的干部任命,而是正红爆竹厂爆炸事件的善后处理方案,以及五山乡爆竹企业的整顿改制。

    自从报纸报道浯南开发区和杨县长的事迹之后,上面就下来不少记者到浯河采访,五山乡虽然偏远,可也在浯南地区,如果让记者知道在杨县长上任当天,发生了那样的事故,不知道会在报纸上如何报导。

    我们现在的当务之急是先处理好善后工作,不要让五山乡的事情,传到那些记者耳朵里去,不能因为一次突发事件,而影响浯河的大好发展局面,更不能因为这个事件,被有心人利用起来,攻击我们的领导干部,不能破坏县改市这个全县工作目标!”

    路春祥本就是张达先一系的干部,当初杨杰从驻省办调回县里,就是从路春祥手中,把浯南工业开发区管委会主任的位置给夺了。

    那个时候张达先只是县长,在罗远程和雷树平等常委的运作下,他力有不遂,所以才坐看杨杰轻而易举拿下他为路春祥运作好的主任位置。

    现在时过境迁,杨杰在浯南的工作做的有声有色,罗远程也调到市人大去做副主任了,浯河县正式进入了张达先时代。

    在这个时候,杨杰又想动路春祥,无论如何张达先都不会坐视。

    更何况从吴开运的这番别有用心的态度来看,吴开运肯定是想联合杨杰,以达到与张达先抗衡的目的,其心可诛,张达先自然不会坐看一个新的强硬的对手在县里崛起,影响他掌控浯河。

    杨杰见张达先和吴开运等常委,因为他的报告而起了争执,虽然心知吴开运是借题发挥,不过形势逼得他不得不跟吴开运站在一条线上,“书记,县长,五山乡正红爆竹厂发生爆炸事故绝非偶然。

    我此次到五山乡去调查,从村民口中得悉到,近几年来,五山乡发生的爆炸事故多达上百起,死伤人数多达数百人。除开类似正红爆竹厂这样较大的爆炸事故,不得不向县里汇报外,其他事故都被五山乡上下有意识的隐瞒了下来。

    据村民们所说,仅仅正红爆竹厂这些年来发生的事故就不下十次,死伤人数并不少,可是为什么只有这一次事故,县里才收到乡里的汇报?那是因为五山乡的相关领导干部,与鞭炮厂的老板们勾结起来,故意隐瞒事故,躲避县里的检查和处罚,这样的行为已经构成了犯罪!

    五山乡的问题触目惊心,已经到了不得不查,不得不改的地步,否则类似的流血死亡事故还会一而再再而三的发生。现在正是县改市的关键时期,难道书记您愿意看到因为五山乡的事情,而引起省市委的重视?从而破坏县改市这一大好局面?”

    张达先闻言心中一凛,县改市是张达先期盼运作已久的工作,为了县改市这个目标,他就连杨杰这个跟他过节不小的干部,都可以重用,更别说为此去彻查一些无关轻重的干部了。

    “杨县长。说话要有根据。你所说的情况。到底是否属实还有待查证,现在仅凭你去了五山乡一天,就能调查出这么多问题出来?”赵宇脸色有些阴沉,孙宇是他提拔起来的干部,上午他也接到了孙宇的电话,此刻自然对杨杰没什么好脸色。

    杨杰闻言从随身携带的公文包中,拿出杨小君记录,吴巧东和吴喜峰口述的材料。上面有两位村干部的签字,“书记,县长,这是事发地正红爆竹厂所在的竹林村村支书和村长反映的情况,上面有他们汇报的关于五山乡的严重问题。”

    杨杰在来之前已经在浯南工业开发区工地指挥部复印过这份材料,因此直接拿出两份来,递给坐在沙发上的张达先和吴开运。

    张达先阴沉着脸接过杨杰递过去的材料,刚看了前面的部分,眼睛就不由眯了起来,眉头深深皱起。怀疑的瞟了杨杰一眼,然后继续往下看。

    吴开运倒是很镇定。一目十行的看完杨杰递给他的材料后,一拍桌子,厉声说道:“无法无天!五山乡上下都被腐蚀了,我还以为正红爆竹厂的事情是个案,没想到这些年来发生的爆炸事故,都被官商勾结的利益团体给掩盖下来了。”

    “我相信纪委这些年来,或多或少也收到了针对五山乡的举报材料,纪委卫书记可能知道一些情况。”杨杰在这个时候,又把纪委给提了出来,话里话外自然是希望县里介入五山乡调查了。

    看完材料后,张达先沉思不语,或许五山乡的问题很严重,严重到了不得不查的地步,但是张达先为了大局,为了县改市这个终极目标,任何事情都必须无条件的为县改市这个目标让路。

    彻查五山乡,务必会拔出萝卜带出泥,说不定全乡的干部都会受到牵连,从而引出大量的贪腐案,在媒体记者还在浯南,在浯河申请改市的关键时期,爆出这个丑闻对浯河县有弊无利。

    但是杨杰背景不简单,做事也有些冲动鲁莽,如果放任五山乡不查,那么他很可能直接把事情给捅到市里或者那些新闻媒体记者中去。

    到那个时候,只怕就不是查不查的问题了,可能还会影响到市委领导们对他张达先的看法,影响到浯河县县改市这个目标,到了那个时候,功亏一篑的话,那他哭都没地方去哭。

    吴开运这会也敏锐的察觉到张达先脸上的犹豫,当即说道:“书记,早查比晚查好!早查的话我们能掌握住主动,运作的好还能借此宣扬我县整顿改制小手工作坊,避免爆竹企业再次发生安全事故的决心。

    而且五山乡烟花爆竹工业园的建立,将为我县尝试出一条乡镇工业园带动贫困乡镇经济发展的新道路,以一个乡镇为依托,以小工业园区的方式,发展工业经济。走出一条目前南江省内各县市还没有走过的发展道路。

    烟花爆竹产业是五山乡的传统产业,我们不需要投入太多,只要划拨一片土地,依照浯南当初成立的方式,运作这个工业园,相信很快就能取得成绩,为我县打造出一个新的税收增长点,增加我县改市的成功几率。”

    杨杰的那翻话或许已经让张达先动心了,而吴开运这番话,无疑就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张达先此刻的政治目标就是运作县改市,让浯河县成为省直辖的县级市,到那个时候张达先可以以浯河市市委书记的身份,高升成副厅级领导干部;如果运作得当,他也可以如杨杰这样,行政级别提升的同时,成为常洋市市委常委,完成县市之间的华丽三级跳。

    因此浯河县内一切的工作,都必须围绕县改市这个大前题,但凡有阻挠的因素,张达先都会毫不犹豫的剔除掉,哪怕对方是自己一系的干部也在所不惜。跟自己的官帽子和前途比起来,其他的一切,都已经不再重要。

    “烟花爆竹工业园的立项,政府方面可以做一个计划,然后在常委会上讨论一下,我个人是表示支持,同时也期望政府方面能做好这项工作,为我县摸索出一条新的经济发展路子。

    通过工业园的方式,整改五山乡所有烟花爆竹企业,县里也会对烟花爆竹产业进行重点扶持;力保烟花爆竹产业成为五山乡支柱经济产业,通过县委县政府引导,五山乡配合改进,工业园创业致富的方式,完成五山乡的经济转型尝试工作。”张达先说到这里,顿了顿之后,才又说道:“至于五山乡内的问题,我的意见是暂时缓一缓,等浯南的记者离开浯河之后,再由纪委组成调查组,到五山乡去调查这份材料上的情况。

    路春祥这个同志我是清楚的,虽然有很多基层干部的坏毛病,比如脾气耿直,比如全局观不强,急切起来敢于顶撞领导,这些都是他的坏毛病。但是我们不能因为一两封举报信,就去调查一位工作多年的好同志,更不能把全乡干部都列为**分子。

    杨县长,至于路春祥在干部群众面前顶撞你的事情,我会严肃的批评他,要求他来县里亲自向你道歉。目前已经进驻到五山乡的公安干警和消防战士,可以继续完成检查工作,但是要注意方式方法,不能引起群体矛盾,不能扩大影响。”(未完待续。。)

    ps:感谢‘孤竹雨剑’兄弟的打赏支持!谢谢兄弟了!求订阅!求!求票!兄弟姐妹们,木有订阅的请订阅支持一下杨杰吧!手中还有的砸一票给杨杰吧!没有砸两票也好,拜谢大家了!</dd>【看小说,更新快,就选98小说网,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