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极品官途 > 第一百一十一章 廉政风暴(求订阅月票)

《极品官途》 第一百一十一章 廉政风暴(求订阅月票)

下载: 极品官途TXT下载


    (感谢‘孤竹雨剑’的打赏支持!谢谢!)

    见王守林发怒了,赛晓宇不动声色的站在原地。()

    这个事情,跟李沐雪有关,而且还透露出诡异,他作为王书记的秘书,自然不会胡乱插嘴,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他心中有数。

    王守林的自控能力极强,怒气发出之后,很快就平静了下来,微微皱起的浓眉,证明他此刻的心情,仍旧处在震怒之中。

    想着刚才老领导两句质问他的话,“南江省还是不是党领导下的南江省?你王守林是不是南江省的一把手?”

    这两句话说的确实比较重,也很笼统,虽然李老没有点明什么问题,但是揣摩上意本就是体制内干部的必修课,他王守林跟在李老身边十几年,对李老的脾气秉性那是太清楚了。

    李老虽然是军人出身,但是却难得的极有涵养,喜怒不形于色,全国解放后李老选择退军从政,凭着他过人的能力和脾气秉性,在诸多高层领导那里,得到了不菲的赞誉。

    正因为如此,王守林才知道,刚才打电话来的李老,确实是发怒了,否则不会指名道姓的责问他王守林。

    王守林当年跟在李老身边做秘书十几年,对李老一家都极其熟悉,李沐雪的身世,他十分的清楚,知道李沐雪从小跟着李老长大,性子较冷不说,而且还跟李老当年一样,极其要强,吃苦受累也不会吭一声。

    正因为如此,李老面对诸多后辈,才分独宠李沐雪。

    知道李沐雪跟她父亲关系紧张,在李沐雪的父亲从地方调回中央任职后,主动让李沐雪到南江省来生活,其目的自然是希望王守林这个南江省的一把手,平日里能帮他看着李沐雪。

    现在李沐雪没事,但是李老却打电话来,言辞中透露出对他的不满,看来李老真实的目的,应该是为了那个被双规的杨杰。

    杨杰是燕大毕业的学生,年纪跟李沐雪相仿,目前又在浯河县驻省办工作,这次李沐雪和庞政去浯河县考察,也是受他的邀请,看来杨杰跟李沐雪的关系很不一般,否则李老也不会为他打这个电话了。

    南江省的政治格局很复杂,派系众多,十二位省委常委,竟然分成了四派,王守林虽然是南江省的一把手,可并非什么事情都是他说了算。

    庞政的父亲庞波,跟王守林就不是一派,而是跟省委党群副书记秦涛关系莫逆,两人在常委会上政见历来是保持一致,加上蓉城市委书记周延华,他们三人可谓是南江省委常委会上的铁三角,关系牢不可催。

    此次李沐雪和庞政一起去浯河县考察,可见这个杨杰跟庞政私交不错。

    这么看的话,今后倒是可以通过杨杰与庞政的关系,建立起一座合作的桥梁,而加强他跟庞波、秦涛、周延华的联系。

    如果在常委会上,多了秦涛、庞波和周延华的支持,那么王守林在常委会上的掌控力,无疑会提高一大截,特别是在人事任命,以及举手表决方面,无异于如虎添翼。

    政治人物做事情和决定,都不会简单轻易的草率行事,而是会分析利弊,然后选择对自己最有利的一面去执行,合纵连横在体制内屡见不鲜。

    挥手让赛晓宇离开后,王守林拿起电话,给省委常委,组织部部长庞波打了过去。

    “庞部长,我是王守林!听说你们家老大到浯河去了?”

    庞波接到王守林的电话,本以为是有什么重要事情,却没想到王守林竟然提起庞政。

    “没想到我们家那个不争气的小子,竟然引起书记您的关注了,不会是他在那边闯祸了,常洋市方面告状到您那去了吧?”庞波反应很快,他前一刻才接到庞政的电话,说朋友被常洋市纪委以莫须有的罪名双规了,还没等他了解情况,王守林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小庞做事稳妥,办的公司生意蒸蒸日上,他怎么会闯祸。我听说小庞这次去浯河,是跟朋友过去考察的,情况怎么样?”王守林这家长里短的话,确实让庞波很不习惯,毕竟两家人的关系,还没到那个地步。

    不过王守林作为省委书记,工作十分忙碌,用日理万机来形容也不为过,他绝不会无缘无故打电话跟他说这些无关紧要的事情,难道王守林也是因为那个被双规的杨杰。

    “情况不容乐观啊!好像听庞政说,他那个朋友带他们到浯河县之后,就被市纪委给双规了,依据不过是一份实名举报信,而且负责查案的竟然是常洋市市委常委,市纪委书记。

    常洋市方面为了一个才参加工作的年轻干部,竟然如此兴师动众,好像还涉及到了外商投资,真不知道是不是某些人太急功近利了一点。”庞波这句话说出来,不无试探王守林的意思。

    王守林闻言后说道:“老庞,你们家小政没告诉你,跟他一起去浯河县考察的还有谁?”

    庞波闻言一愣,说道:“这个他还真没说!”

    “小政是跟李沐雪一起,在杨杰的邀请下去浯河县投资考察的!老庞,看来以后在小辈们的事情上,我们两个有必要加强沟通联系啊!”王守林笑着把这个情况告诉庞波后,庞波顿时明白过来,王守林为什么会给他打这个电话了。

    王守林跟李老的关系,庞波自然知道,李沐雪在蓉城开了一家蓝梦ktv,这个事情庞波也有所耳闻,只是庞政这次去浯河县考察,竟然是跟李沐雪一起,这个他倒是不清楚,庞政打电话来的时候也没说。

    “书记说的在理,浯河县的事情,书记您怎么看?”庞波不是一个徇私的人,虽然庞政说常洋市方面大题小做,只是因为一封实名举报信就大张旗鼓的双规一位年轻有为的干部,可他也没打算插手纪委的工作。

    不过现在王守林打电话过来,情况又不同了,看来王守林是想借小辈们的关系,来加强跟他的联系,对于王守林表现出的善意,主动递过来的橄榄枝,他自然不会视若无睹。

    “我看浯河县有必要大力整顿一下了,老庞你的意见呢?”王守林这句杀气腾腾的话,到没让庞波意外,听了王守林的意见后,庞波赞同道:“我同意书记的意见,深挖内幕,严查浯河县内的违法违纪行为。

    刘光华目前还在浯河,既然他去了浯河,就别那么快回市里了,让他好好在浯河县履行他市纪委书记的职责。”

    “老庞这个提议不错,既然你也同意了,我马上给北民书记打电话。”王守林说完跟庞波又聊了几句,交换了一些工作中的意见后,这才主动挂断了电话。

    省里的情况,浯河县方面并不知情。

    当刘光华接到省纪委书记郑北民的电话后,才知道双规杨杰,竟然引起了省委书记和省委组织部部长的关注和重视。

    郑北民代表省纪委,要求常洋市纪委在浯河县深挖内幕,尽快查清楚举报信中关于杨杰的各种违法违纪行为,狠抓一批浯河县违法违纪的干部。

    刘光华挂断郑北民的电话后,大步走到李兵的办公室,看着正在布置调查任务的李兵,刘光华说道:“李书记,刚才省纪委作出了重要指示,市纪委组成的专案组,不能仅仅只关注杨杰这一个案子。

    省委书记亲自批示,要严查深挖浯河县内的违法违纪行为,看样子上面要给浯河方面松松筋骨了,这次不抓几只大老鼠,只怕上面不会罢休。”

    李兵闻言大吃一惊,他万万没想到,双规杨杰竟然会引起省委书记的关注,而且省委还作出指示,要严查深挖浯河县的违法违纪行为,看来上面有人对市纪委双规杨杰,表示了强烈的不满。

    看来这一次,真的是风雨欲来花满楼了!

    “刘书记,浯河县领导班子刚刚才经过调整,市纪委在浯河县的调查,要不要划定一个范围和界限,否则调查范围扩大,将会给浯河县的经济发展造成较大的影响。”李兵虽然嫉恶如仇,但是也明白一个道理,水至清则无鱼,人至察则无徒。

    如果真要严查深挖的话,只怕浯河县的大小干部,一大半都会被查出各种各样的问题来,其中还会牵连到部分县委班子成员,到那个时候,谁还有心工作?浯河县还要不要发展了?

    刘光华闻言点头说道:“王书记亲自作出的批示,你敢阳奉阴违?这次既然下来了,总要抓两只硕鼠,否则王书记那边交代不过去。

    你去把历年来纪委收到的举报材料整理一下,找出情节较为严重,但是又不足以让纪委立案调查的,以严重违纪、贪污受贿、渎职不作为,这三个典型的违纪违法行为作为调查对象。组成市县纪委联合调查组,重点抓一些典型出来。”

    “好的!我马上安排人去把举报材料整理出来,重点筛选一批典型出来。”李兵见刘光华定下了基调,当即起身执行去了。

    …………

    浯河县工农兵街,这是一条宽不过五米的老旧街道。

    解放前这里是浯河县最为热闹的中心地带,以前叫做荣锦路,浯河解放后,这条街改名成工农兵街,一直延续至今。

    工农兵街15号,一座砖瓦结构的老宅院,外表看上去平平无奇,跟工农兵街其他宅院并没有太大的区别。

    陈应龙带着三名干警,穿着便衣在工农兵街转悠了一个上午,发现没有人在那里进出后,又安排两名干警上前敲门,见没有人出来开门,他们这才确定,15号院内此时并没有人。

    留下两名干警在工农兵街警戒,陈应龙亲自带着一名身手不错的干警,翻墙爬进了15号院。

    围墙围住的院子中,一左一右栽种了两颗桂花树,门前实木搭建的葡萄架上,爬满了绿意凛然的葡萄枝叶,看上去十分的漂亮。

    看着两扇棕色的实木大门上,那拳头大小的锁具,陈应龙对身边的那名干警示意一下,那名干警迅速上前,从身上掏出一套开锁的工具,驾轻就熟的开起锁来。

    门锁是普通款式,很容易被套开来,陈应龙见大门被打开后,迅速上前,走进房间中。

    “重点搜索一下里面的房间,不要放过任何一点可疑的地方!”陈应龙对身边的干警叮嘱一句后,自己迅速钻进其中一间房间,开始搜寻起来。

    房子内部的装潢并不起眼,摆设的器具也很陈旧,里面的卧室中,大木床上被褥什么的都没有,看上去就像是很久没有人住过一样。但是从客厅等家具的情况来看,灰尘非常少,显然经常有人打扫这里。

    卧室中家具非常少,里面也没什么带锁的抽屉和柜子,因此陈应龙很快翻遍了三间卧室,并没有发现什么有价值的线索,当他再次来到大厅,与同样无功而返的那名干警,重新聚在一起后,两人脸上都露出了一丝疑惑。

    宅院并不大,一间大厅,三间卧室,一个厨房外加一个卫生间,房间中的陈设都很简单,大厅中有一张八仙桌,四张条凳,一张供案,旁边两张太师椅,除此之外就没什么其他东西了。

    卧室中的情况也很简单,两间小卧室只有两张空床,里面的情况一目了然,大卧室倒是有一张梳妆台和一个衣柜,不过里面都空空如也,陈应龙还特意仔细搜过那两个地方,没见有什么暗格之类的地方。

    “陈局,这房子里面能藏东西的地方很少,刚才我里外找了一圈,没发现什么可疑的地方,会不会是情报有误?”余辉刚才就连供案上的神像都找了一圈,没有发现情况,这院子也没地窖之类的东西,因此他怀疑情报有误也不足为奇。

    陈应龙皱眉摇头说道:“不应该啊!情报应该是没错,可能是我们漏掉了什么。”

    余辉闻言环顾四周,说道:“这房子左右就这么大,外面的院子一览无遗,根本就没什么能藏东西的地方,房间里面的阁楼都被拆除了,头顶上就是瓦片,再说也没楼梯,真有东西藏在里面,横梁上他们也够不着。”

    “不对!肯定有我们遗忘的地方,这房子我老感觉有点不对劲,只是一时半会说不上来。”陈应龙看着这陈旧的房子,皱着眉头喃喃自语道。

    “陈局,你不会是忘记这房子里面还有一个卫生间了吧?那个卫生间是后面加建的,跟这老旧的房子看上去确实有点格格不入。”余辉闻言笑着这么一说后,脸色顿时一变,跟同时反应过来的陈应龙,异口同声的说道:“卫生间!”

    工农兵街是浯河的老街,整条街上有两个公厕,是浯河县城为数不多的有公厕的街道,因此这条街上的居民,家里建卫生间的很少,大号一般去公厕,小号就在家里的马桶里解决。

    15号院子中竟然建了一个新卫生间,这确实跟工农兵街其他住户家里的情况很不一样。

    如果整栋院子都经过重新装潢,主人加建一个卫生间配套,倒也说得过去,偏偏这房子很陈旧,看上去平日里也没人居住,但是为什么要在这里建一个卫生间,看上去确实太怪异了一点。

    两人连襟走到厨房后面的卫生间处,看着这个数平方米大小的卫生间,地面用防滑瓷砖铺垫,墙面也用小块瓷砖贴面,一个在浯河县都不多见的抽水马桶立在卫生间中,看上去十分的高档。

    抬头看向上面,装饰板吊顶,把卫生间顶部也装饰的十分美观,一个排气扇装在抽水马桶顶部,除此之外,还有一扇小窗户开在卫生间中,可以通过小窗户,看到外面的景象。

    陈应龙上前,一脚踩在抽水马桶的马桶盖上,站起身来透过窗户,看着窗外,见窗外就是城关小学的旧操场,附近长满了野草,没其他可疑的地方。

    抬头看着天花板上的排气扇,伸手轻轻一碰,却见排气扇是活动的,并没有被卡死固定,心中顿时一动,轻轻抬高排气扇,伸手钻进顶棚到附近一摸,很快就摸到了一个用塑料袋包好的笔记本。

    找到东西的陈应龙,把笔记本拿出来后,伸手再到附近摸了一下,见没什么发现后,这才重新把排气扇放下。

    余辉见陈应龙找到了一个笔记本,脸色也露出一丝讶然,他没想到,有人竟然会把东西,藏的这么隐蔽。如果不是有心人,知道这房子中有货,只怕就算小偷进来,在房间中找了一圈,没发现什么的话,也会无功而返。

    “行了!我们赶快离开!”陈应龙说着跟余辉一起迅速离开房间,把他们来过的痕迹清除之后,爬出围墙匆匆走了。

    陈应龙回到县局杨华的办公室,见刘大兴已经离开了,倒也没在意,把大门关上后,拿出那个塑料袋包裹着的笔记本,“局长,我们在工农兵街15号院,发现了这个笔记本,事关重大,我没有打开。”

    杨华闻言满意的对陈应龙点了点头,接过他递过来的笔记本,拆开塑料袋后,翻开来随意看了几眼,脸色陡然一变,迅速把笔记本上的内容看了一遍后,杨华脸上露出一丝欣喜之色来。

    陈应龙知道不该问的不问,不该看的不看,见杨华脸上露出欣喜之色来,倒也没好奇的发问,他知道,如果杨华觉得有必要告诉他,那么肯定会说,不然的话,他问了也等于白问。(未完待续。请搜索官场小说,小说更好更新更快!)【看小说,更新快,就选98小说网.秒记网:http://www.uetrw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