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极品官途 > 第一百一十章省委书记的震怒

《极品官途》 第一百一十章省委书记的震怒

下载: 极品官途TXT下载


    (感谢‘胜狮’的打赏支持!谢谢!订阅不给力,拜请大家订阅支持一下杨杰,拜托大家了!同时求一下保底月票,谢谢大家了!)

    刘光华闻言眼中厉芒一闪,说道:“看来还真是树欲静而风不止,传出这样消息的人,居心叵测啊!”

    李兵之前也怀疑,对付杨杰的是张达先和邓资湘,不过此时听刘光华这么说,到有些疑惑了,看着若有所思的刘光华,李兵轻声问道:“刘书记,整到杨杰,对县长他们最有利,难道不是他们主使的?”

    “杨杰一家跟外商的特殊关系,张达先怎么可能不清楚?他是县长,浯河县经济的好坏,跟他有直接关系,难道他会跟自己过不去?就算他张达先没有这个大局观,难道李书记会坐看他犯这样的错?这个事情越来越复杂了,文鹏和王彪那边,有什么进展?”刘光华微皱着眉头,低声对李兵问道。[]250sy

    心中一凛的李兵,看着刘光华汇报道:“他们两人都一口咬定自己举报的材料属实,而且范少征他们也都咬定杨杰无故伤人的事实,另外驻省办那边,举报杨杰跟刘菲有特殊关系的人,也拿出了新的证据,他详细的记录了杨杰每一次晚上溜到刘菲宿舍的时间,以及返回自己宿舍的时间。”

    “邓小月那边接触了没有?”刘光华闻言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后,看着李兵问道。

    “昨晚双规杨杰之后,就已经安排人去了阜新钨矿,不过邓小月一口咬定,她跟杨杰走小巷并没有遇到廖凯一行人,而且她跟杨杰的关系也是清白的,还说可以到医院去验她是否还是完璧。

    邓小月的父母我们也询问过了,他们说廖凯对邓小月有非分之想,廖凯被拘役之后,不断有人威胁他们,因为出于无奈,才会通过陈应龙与杨杰联系,杨杰后来出于好心,才把他们安排到阜新钨矿,刘大兴处工作。

    这个事情,我们也到他们当初开修车摊的地方了解过,廖凯出事后,确实经常有一帮混混,到他们的摊子上捣乱,有一次还打伤了邓小月的母亲,城关派出所的报警记录也能查到。”李兵说起邓小月的事情来,心中也很是同情她。

    当初杨杰被抓到派出所,李兵也跟着周大龙一起去了派出所,亲眼见过邓小月,知道廖凯等人在文鹏的默许支持下,竟然在审讯室中,欲要对那个小姑娘做禽兽不如的事情时,他也是义愤填膺的恨不得毙了廖凯。

    浯河县公安局。

    “局长,市纪委的人已经把廖凯他们全部从看守所带走了,文鹏和王彪也在其中,我们想从他们身上找突破口已经行不通了。”陈应龙走进杨华的办公室,见刘大兴坐在办公室中,也没避讳,直接汇报道。

    “刘书记亲自带队下浯河来,没有一点成绩,怎么好意思回市里去。”杨华说着淡淡的一笑,对陈应龙说道:“刚才我又接到了一个匿名电话,还是上次那个人,他说郭书记跟廖国金,这几天都会去天翔茶楼,你马上安排几个信得过的人,穿便装到天翔茶楼去。

    黄志强是刑警出身,反侦察能力非常强,你安排的人一定要注意,另外那个人还告诉我一个地址,在工农兵街15号,他说那房子中有重要线索,你亲自过去一趟。”

    杨华说的那个人,自然就是小六了。

    上次之所以能逼廖国金退居二线,全是因为小六窃听到廖国金跟郭新为廖凯善后,而打的那些电话,这才掌握了详细的证据,直接导致廖国金他们掩盖证据的计划破产。

    正因为那一次事情出的蹊跷,杨华接到匿名电话的事情,县局也有人传出消息,所以现在廖国金跟廖凯谈话,都不在电话中说了,而是约出来之后,见面之后再说。

    陈应龙闻言精神一振,记下杨华的吩咐,对刘大兴点了点头后,大步走出了办公室。

    市委宣传部,正在听市广播局局长汇报工作的廖凡伍,面带和蔼的微笑,不时点着脑袋,表示对市广播局各项工作的满意。

    桌子上的红色电话机响起,廖凡伍见状,表情恢复严肃,轻哼一声后,待到铃声响了三声之后,这才轻轻拿起话筒。

    “廖凡伍是吗?”一阵怪异的机械声从话筒中传出,让廖凡伍的表情微微一变。

    红色电话是保密电话,能打电话过来的,一般都是市委常委,以及上级领导。很显然,现在电话那头说话的人,不是这些人。

    “你是谁?”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面前的电脑中,储存的那317张精彩绝伦的相片。”

    廖凡伍闻言之后,脸上勃然色变,看着坐在不远处的广播局局长,挥挥手示意他先离开,待到办公室中只剩下他一个人后,廖凡伍这才紧张的说道:“你到底是谁?你想要什么?”

    “我已经把你存在d盘的那些女人的相片,存储到我电脑中了,如果你不想这些相片,出现在省纪委的话,那么就乖乖听我的话!”

    本来还有些侥幸心理的廖凡伍,听对方不仅把他电脑中相片的总数量说的全对,而且还指明相片存在d盘,这也就说明,对方确实掌握了他费劲心思,才偷偷保存下来的相片。

    “你到底想干什么?要钱的话你直管说。”廖凡伍此时确实是心慌了,那些相片如果流传出去,他市委常委的位置肯定不保。

    “杨杰被双规,你知道吧?我想让你保他出来,如果他出事,那么你也完蛋!”

    廖凡伍听对方竟然提及杨杰,顿时脸色又是一变,他怎么都没想到,偷他电脑中相片的人,竟然认识杨杰,而且很可能,是因为杨杰才偷他电脑中的相片。

    如果不是他已经知道杨杰被双规了,肯定会以为,打电话来的人是杨杰。

    “杨杰的案子,现在由市纪委刘书记亲自调查,我就算想帮忙,也插不上手啊!”廖凡伍很无奈,“要不这样,我出钱买下你手中的相片,你要多少钱,开个价?”

    “一张相片一万块,你拿得出317万出来吗?”小六戏谑的话,就像一盆冰水,瞬间凉透了廖凡伍的心。

    317万,这边一大笔钱,就算他廖凡伍能拿得出,也不敢拿出来啊!谁能保证对方收钱之后,不会再把相片给备份,进而再次要挟他。

    “这么多钱,我确实拿不出来!能少一点吗?或者用其他条件来换?”

    “你以为这是农贸市场,还带讲价还价的?明着告诉你,我是杨杰的朋友,你的相片也是你们宣传部的人弄出来的,知道这个事情的人,加上你跟杨杰,有四个人知道,所以,我奉劝你别动歪脑筋了。

    乖乖听话的话,你市委常委还能照常做下去,如果不听话的话,你就准备撤职吧!好像你那个老婆,不是什么省油灯,真想看看,她知道你跟其他女人鬼混之后,还拍照留念后,会有什么举措!”小六的这句威胁,就像抓住了廖凡伍的七寸之处,让他再也不敢起什么心思了。

    如果对方只有一个人,还能通过收买谈判的方式,把相片给弄回来。

    但是现在知道这个事情的有三个人,其中还包括已经被双规的杨杰,如果杨杰把这个事情,对刘光华说出来,那杨杰算是立功了,可他廖凡伍却无疑会倒大霉。

    作风问题虽然不像经济问题那么严重,但是情节严重的话,撤职查办双开是避免不了的,一旦他廖凡伍被撤职双开了,奋斗了几十年取得的成绩,岂不是沦为了泡影。

    况且他老婆娘家也不是什么省油灯,在南江省宣传系统的关系十分硬,如果这事情真被他老婆和小姨子知道了,他廖凡伍仕途走到尽头不说,只怕还会妻离子散,事后说不定还会被刘家人落井下石。

    “你怎么能保证,如果我按照你们的话做了,你们不会到纪委去举报!”廖凡伍沉思片刻之后,这才犹豫着问道。

    “我什么都不能保证!如果你听我们的话,那么你就还有利用的价值,我们自然不会看你倒霉。可如果你不听我们的话,那么自然对我们没什么用处,对于没有利用价值的人,我们为什么要留着?”小六的话很现实,可正因为现实,才让廖凡伍生出了一股求生的期望。

    奋斗数十年才坐上今天这个位置,廖凡伍的心性和性格,绝非普通人可比。再说是人就有求生的心理,现在摆在他面前的只有两条路走,一是不听对方的命令,然后他廖凡伍身败名裂。二是听对方的命令,那么他还能继续做他的市委常委,市委宣传部长。

    “那好!我听你的,杨杰的事情,我会想办法,不过希望你说到做到。”

    “很好!只要你配合,那么我们自然不会看你倒台,你放心,一般的事情,我们不会麻烦你,但是今后在涉及到杨杰的事情上,你必须尽力维护,不然他倒霉,你也别想好过。”小六也不想逼狗入穷巷,安抚一句之后,很果断的挂断了电话。

    神情惊恐不定,颤抖着把话筒放下的廖凡伍,满头冷汗,目光中带着一丝惧意和悔意,现在事已至此,再多想也是无益。

    情绪渐渐稳定下来的廖凡伍,突然想到对方之前说的话,相片是由宣传部的人弄出去的,岂不是说在他身边,就有对方的人,正在监视他的一举一动。

    想到那个把他相片偷出去的人,廖凡伍就不由恨得牙根直咬,恨不得把他抓住了扒皮抽筋,但是想到自己的把柄在对方手中,他又投鼠忌器了。

    坐在办公桌后的廖凡伍,不断分析着到底什么人,能进入他的办公室,想了半天,感觉怀疑的对象越来越多,感觉谁都有嫌疑,直到想的他脑袋发痛,都想不出,那个隐藏在宣传部的人到底是谁。

    “杨杰!又是杨杰!怎么每次遇到跟杨杰有关的事情,我就会倒霉!娘的,真是流年不利,撞小人了!”廖凡伍想不出到底是谁进他办公室偷相片后,看着桌子上的电话机,懊恼的低声嘟囔道。

    拿起座机,直接按下邓资湘的电话,等了半响,待到电话拨通之后,廖凡伍沉声说道:“我是廖凡伍,杨杰的事情,进展怎么样了?”

    廖凡伍正在陪同张桦他们考察城郊的温泉,接到廖凡伍的电话后,脸上顿时露出了献媚的微笑,对张桦等人打了个招呼,自己拿着大哥大走到一旁,“廖部长,杨杰的事情,市纪委刘书记已经接手调查了,现在廖凯他们已经被纪委的人领出了看守所,具体情况,目前还不清楚。”

    “杨杰的事情,是你们张县长一手推动的吗?”

    廖凡伍这个问题问的突然,不过邓资湘也没有怀疑什么,毕竟廖凡伍在市委是跟李武劲站在同一阵线的,昨晚他还幸灾乐祸的说杨杰倒霉了,因此邓资湘没有什么戒心的说道:“这事情跟县长没关系,是郭书记他们一手策划的,不过县长事前也得到了消息。

    上午刘书记来了浯河,县长闻讯后还说,杨杰的事情很快就会有一个定论,估计郭新他们这一次是白费功夫了。”

    “郭新他们自做孽不可活,刘书记是个眼睛里面揉不得沙子的人,杨杰的事情,市里非常重视,这次如果查不出杨杰的问题,那么势必要拿其他人开刀,以杀住这股胡攀乱咬的不正之风。

    你跟张县长说一下,必要的时候,可以把郭新他们推出来,他跟廖国金本就是烂泥扶不上墙,不要因为他们惹火烧身。至于杨杰,上面有人保他,他身边的朋友背景深不可测,你们以后也不要跟他交恶,明白吗?”廖凡伍这番话说出来,让邓资湘很是意外。

    刘光华亲自带队来浯河县,调查杨杰的问题,这个事情足以说明市委对杨杰一事的重视。不过廖凡伍不是私底下很恨杨杰的吗?怎么突然转性子了,不仅不想着要对付杨杰了,反而话里话外还要邓资湘帮杨杰一把。

    “廖部长,是不是上面有人跟您打了招呼?”邓资湘不清楚廖凡伍被人威胁的事情,想到廖凡伍说的杨杰身边的朋友,他心中便是一凛,小心翼翼的问道。

    “你知道就好!电话是从燕京打下来的,你知道事情的严重性了?这个事情你不要外传了,小心一点处理跟杨杰的关系,必要的时候,宁愿自己吃点亏,也总比被人一撸到底要强!”廖凡伍这番警告的话,让邓资湘很是心惊。

    “廖部长,我知道该如何做了,请您放心,这个事情我会尽快向县长汇报,以后在涉及到杨杰的事情上,我会记住您的叮嘱!”邓资湘说完,等到廖凡伍挂断电话之后,这才拿着电话沉思起来。

    他无论如何都没想到,杨杰的关系,竟然已经拓展到燕京去了,能打电话来警告廖凡伍的,自然不是什么小人物。

    如果这么说的话,杨杰的背景岂不是通天了。

    而廖凡伍同样也没想到,他扯着虎皮当大旗的一番话,竟然一语成真,此时此刻,燕京方面确实打了个电话到南江省。

    南江省省委书记王守林,作为南江省的一把手,真正的封疆大吏,一举一动关联到全省数千万人命运的政界大佬,能让他真正动容的事情,已经不多了。

    可来自燕京的那个电话,却让他脸色微微一变,风轻云淡的脸上,也不由露出一丝愠怒,让小心翼翼站在一旁的秘书赛晓宇,心中都不由的一凛,不清楚王书记因为什么而生气。

    “打电话到蓝梦去,问一下李沐雪是不是出了什么状况。”王守林抬眸看向站在一旁的赛晓宇,沉声吩咐道。

    赛晓宇闻言后这才恍然大悟,王书记当年跟他一样,同样是秘书出身,只不过当初他服务的领导,是党内赫赫有名的李老,跟着老爷子鞍前马后十几年,深受老爷子的器重,加上他本人能力极高,所以才一路走到了今天。

    李老的嫡亲孙女在蓉城,这个事情知道的人极少,而赛晓宇却是其中之一。

    明白过来之后,赛晓宇快步走出办公室,很快给蓝梦去了一个电话,得悉李沐雪到常洋市浯河县去考察之后,赛晓宇马上又给常洋市去了个电话,询问浯河县最近发生的事情。

    掌握到李沐雪的近况后,赛晓宇敲门走进王守林的办公室,恭敬的汇报道:“书记,李总前天到常洋市浯河县考察去了,同去的还有庞部长的长子庞政,他们是在浯河县驻省办杨杰同志的邀请陪同下去的浯河。

    不过杨杰同志,昨天因为一封实名举报信,被市纪委双规了,目前常洋市市纪委书记刘光华,亲自在浯河县坐镇,调查举报信中举报的关于杨杰同志的违法违纪行为。”

    王守林闻言后浓眉一扬,看着赛晓宇问道:“这个杨杰是什么人?他在浯河县担当什么职务?”

    “杨杰是今年燕大新毕业的大学生,参加工作才两个月,在浯河县县委办外事侨务办任主任,现借调到浯河县驻省办任代理副主任。”赛晓宇这话说出来后,王守林顿时重重的一拍办公桌,疾言厉色的说道:“乱弹琴,一个才毕业的大学生,会有什么违法违纪行为,还需要一市纪委书记亲自调查。”(未完待续。请搜索书院,小说更好更新更快!)【看小说,更新快,就选98小说网.秒记网:http://www.uetrw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