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极品官途 > 第八十八章会哭的孩子有奶喝

《极品官途》 第八十八章会哭的孩子有奶喝

下载: 极品官途TXT下载


    (求订阅!求月票!求收藏!求推荐!求赞!拜谢大家了!)

    蓉城常洋大厦,808豪华商务套房中。[]250sy

    廖凡伍脸色阴沉的坐在套房沙发上,默默的抽着烟,阴霾的表情,让站在一旁的邓资湘都感觉一阵心惊胆战。

    刘晓琴微微蹙着眉头,瞥了一眼坐在对面,一直抽着烟的廖凡伍,不悦的说道:“姐夫,你就不能少抽一点烟?现在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抽烟也解决不了问题啊!”

    刘晓琴说完后,瞟了一眼不远处的邓资湘,阴测测的讥讽道:“本来事情都有眉目了,催厅长和晓娜也出来见了邓县长,谁知道他们竟然会整出那么个幺蛾子出来,自己丢脸不说,害得我也跟着丢人,现在我出面约晓娜,她都找借口不出来见我了,你说这叫办的什么事。”

    “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用,听说综合规划处的魏强,已经把雷树平送交上去的申请,递交到催厅长那边去了,如果我们再不争取,只怕专项资金就会落到雷树平他们手中了。”廖凡伍见小姨子反感他抽烟,想了想后,把手中的香烟给按灭在烟灰缸中。

    “我现在是没办法了,这几次给晓娜打电话,她都阳奉阴违找着借口不出来见我,你让我亲自去交通厅找她,我可放不下这个脸。”

    刘晓琴是蓉城日报的记者,不是常洋市的干部,她能帮忙完全是因为廖凡伍是她亲姐夫,否则她才不会蹚这个浑水。

    “听说雷书记他们这两天跑交通厅比较勤,估计催厅长那边肯定还压着他们的申请没有批复,否则他们也不会如此殷勤的跑交通厅了,只要专项资金一天没有下拨,那么我们就还有机会。

    刘记者,之前的事情,千错万错都是我们的错,现在廖部长专程为了这个事情,从常洋市来了蓉城,如果最终专项资金还是被雷书记他们跑下来了,您说廖部长的面子要往哪搁?您总不会看着廖部长回去被人笑话吧?”邓资湘面容恳切的看着刘晓琴,他知道,只要刘晓琴愿意出面,事情可能还有一线转机。

    廖凡伍听了邓资湘的话后,心中虽然不满,可此时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否则让他堂堂常洋市市委常委的面子往哪放?

    “姐夫,这个事情真的这么重要?”刘晓琴听邓资湘说的严重,转头看着对面一脸阴霾的廖凡伍,正色的问道。

    “这个事情关系到常洋市未来的政治格局,如果不重要的话,我又怎么会亲自从常洋市来蓉城。”廖凡伍闻言点了点头,慎重其事的回道。

    “那好吧!我明天上午去交通厅找晓娜,姐夫你也跟着我一起去吧!看能不能中午请晓娜和催厅长一起出来吃个饭,谈谈这个事情,你是常洋市市委常委,级别不比催厅长低,相信他多少会给点面子。

    邓县长的话就不用过去了,我怕晓娜他们见到你之后,再想到上次那件事,你在这边等消息吧!”刘晓琴见廖凡伍说的郑重,犹豫片刻终于作出了决定,无论如何都要再帮廖凡伍一次。

    目送刘晓琴离开房间后,廖凡伍一脸怒色的盯着身边的邓资湘,厉声喝斥道:“看看你干的好事!事情办砸了还得让我来给你擦屁股,你这个副县长比副省长的面子还大!

    我来蓉城,是来看看事情还没有挽回的可能,不是专程为你擦屁股的,如果这次专项资金没有跑下来,你要负全责!”

    邓资湘被廖凡伍这么一翻喝斥,脸上露出诚惶诚恐的表情来,点头哈腰的连声说道:“廖部长请息怒,这个事情我一定会一力承当。”

    “你先回去吧!事情有眉目了我会安排人通知你。”廖凡伍发泄完心头的怒火后,总算是平静了下来,看着身前大气都不敢出的邓资湘,挥挥手让他离开。

    华灯初上,夜色降临。

    蓉城再次被夜幕笼罩的时候,一辆桑塔纳风驰电骋的开进了浯河宾馆。

    浯河县驻省办主任办公室,雷树平和周德全表情严肃的坐在办公室中,接到电话后匆匆赶来的杨杰,看着办公室中气氛十分压抑,微微皱了皱眉,“雷书记,周主任,出什么事了?”

    “今天廖部长去了交通厅,中午还约了催厅长和罗科长吃饭,我们的申请到现在还没批复,只怕这个事情又会起波折啊!”雷树平语气很沉重,他万万没想到,廖凡伍这个市委常委竟然会代替邓资湘,亲自帮县长他们跑资金,这也太欺负人了。

    杨杰闻言不动声色的走上前,在沙发上坐下后,这才淡笑着说道:“只不过吃顿饭而已,廖部长好歹也是常洋市市委常委,他出面请催厅长,催厅长多少得卖个面子。

    况且争专项资金,本来就是我们浯河县内部之争,廖部长贸然插手,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既然他蹚了这趟浑水,那么就别想全身而退,雷书记您可以把这个情况,向书记和周副市长反应一下嘛。

    至于说专项资金的事情,我有信心,最后一定会落在我们头上,催厅长位高权重,轻易不会答应什么,但是答应了就会尽量去办,如果他出尔反尔的话,如何能服众。”

    周德全听了杨杰的分析后,严肃的表情也稍稍一缓,看着身边默不作声的雷树平,建议道:“雷书记,我看小杨的提议不错,谁也不是没**孩子,邓资湘有靠山,难道我们就没有?

    况且争专项资金这件事的本身,关联到常洋市未来政治格局的变化,也关系到我们浯河县政治格局的变化,市委李书记也知道这个情况后,也不会坐视不理,任凭廖部长给我们添乱。”

    雷树平听了杨杰和周德全的话后,终于下定了决心,正准备起身给县里打电话,却见杨杰又说:“雷书记,会哭的孩子有奶喝,廖部长突然插手我们县里的事情,这个事情一定要汇报回去,至于请求上级领导支持,我个人觉得没有必要。

    催厅长那边之所以没有批复,估计是因为我们申请的资金较大,他还得跟厅党委相关成员沟通,以及汇报交通厅厅长,因此我们稍等两天,估计就有消息过来了。

    您想想,廖部长颐指气使的到驻省办来找麻烦,又横加插手我们县的工作,如果在跑专项资金这件事上,还输给我们的话,这个脸丢的可不小。”

    “我早就看不惯廖部长的做法了,仗着自己是市委领导,到驻省办来指手画脚,能借着这个事情打他的脸,我也高兴!”雷树平闻言眼中爆射出一道精芒,对杨杰点了点头后,这才走到办公桌前打电话去了。

    “主任,这两天你们该干嘛还干嘛,不要受到廖部长的影响,邓县长那边情况怎么样了?”杨杰看着身前正在烧水泡茶的周德全,叮嘱一句后,问起邓资湘来。

    “邓县长没住在驻省办了,从廖部长到蓉城之后,他就住到常洋大厦那边去了。今天廖部长去交通厅,我们没见到邓县长的身影,倒是听郑梅说,有一个叫刘晓琴的蓉城日报记者,跟着廖部长一起去的综合规划处,好像那个记者跟罗科长关系不错。”

    “蓉城日报记者?”杨杰闻言回想了一下上回小六窃听到的廖凡伍和张达先的通话,心中顿时明白过来,只怕那个刘晓琴,就是廖凡伍的小姨子。

    “周主任,我回办公室去打个电话,很快回来。”杨杰知道跟着廖凡伍一起去交通厅的是什么人后,站起身来,看了一眼正在打电话的雷树平,跟周德全解释了一下,直接回到了外联组的办公室。

    本来杨杰正式代理驻省办的副主任后,周德全就表示,让杨杰到原来朱江信的办公室办公。朱江信的副主任办公室就在主任办公室隔壁,面积虽然不如主任办公室,但是装潢配置方面却丝毫不逊色于主任办公室。

    可杨杰不想跟刘菲分开,因此借口现在他还只是代理副主任,还没转正就搬过去,影响不太好,希望等他正式成为驻省办的副主任后,再搬到副主任办公室去,所以杨杰目前仍旧在外联组办公。

    杨杰的电话是打给刘大兴的,问的自然是壮阳酒和解酒药的事情,得悉玻璃酒瓶已经生产出了五十个,目前正在进行消毒处理,印刷包装厂方面也按照要求设计生产出了一批产品包装。

    刘大兴按照杨杰教他的方法,在钨矿子弟中学的化学实验室中,努力了两天才做出了五十盒十粒装的兴王金樽,以及五十多斤五洋精元酒,恰好能满足杨杰这边的第一批需求。

    得知杨杰这边要得急后,刘大兴表示,明天就可以安排小赖子开车把东西送到蓉城来,一共八件五百毫升六瓶装的壮阳酒,以及五十盒十粒装的解酒药。

    从刘大兴那边得到肯定答复后,杨杰这才挂断了电话,一脸从容的回到主任办公室,看着已经打完了电话,正坐在沙发上喝茶的雷树平,杨杰笑着说道:“雷书记,我让小舅临时赶制了一些保健品送过来,明天他就会安排司机把东西送到蓉城来,我相信,有那些东西开路,专项资金一定能很快落实。”

    雷树平闻言笑着指了指杨杰,说:“小杨你可费心了,你这也算是提前为我们浯河县的企业打广告了吧?”

    “雷书记你可冤枉我了,我这不是本着送礼送健康,把我们浯河县的健康,送给省城的领导们吗!”杨杰笑眯眯的对雷树平的打趣不以为意,反而义正言辞的反驳道。

    “好一个送礼送健康!说的好!”雷树平闻言高兴的一击掌,赞许的说道:“我们浯河一直缺少拳头名牌产品,兴王药业和五洋酒业的诞生,将会彻底改变我们浯河县,缺乏特产名片的窘状,以后送东西再也不怕没有拿得出手的产品了。”

    “雷书记说的对,浯河县虽然是全国百强产煤大县,境内更有阜新钨矿这样的国有企业,经济在常洋地区五县两区中,也算数一数二强县,可我们县能拿得出手的名优产品,却根本没有。

    往日一些投资商来我县考察,兄弟县市到我们县来交流学习,上级领导来我们县视察工作,我们根本就拿不出能代表我们浯河县的特色礼物送给他们,只能采购常洋地区著名的特产礼品相送,说起来就让我们遗憾啊!

    现在有了五洋酒业和兴王药业,两家企业生产的保健产品功效显著,既能保健养生,送出去也有面子,还能作为我们浯河县的特产,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一举多得啊!”周德全是县委办副主任,负责接待方面的工作多年,对浯河县没有本地特产这个遗憾,自然感触良多。(未完待续。请搜索书院,小说更好更新更快!)【看小说,更新快,就选98小说网.秒记网:http://www.uetrw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