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极品官途 > 第五十二章政治博弈杀机无限

《极品官途》 第五十二章政治博弈杀机无限

下载: 极品官途TXT下载


    浯河县驻省办外联组办公室。[?]250sy

    杨杰挂断电话后,脸sè有些难看。

    昨天听高志云说起气功大师的事情,他主观的以为朱江信他们是为魏强治病而做的准备,却没想到,他们竟然绕过综合规划处,直接跟催厅长搭上了线,而且罗科长肯定跟魏强说了什么,所以魏强才会把他们的申请给退回。

    这么看来的话,朱江信他们从月山市请回来的气功大师,估计是帮催厅长看病了。

    杨杰想到昨天在交通厅,见到罗科长的时候,她表情冷然,眼神中隐隐有些焦虑,后来听郑梅说,罗科长这段时间心情不太好,当时他也没注意,现在看来,估计是催厅长的身体出了什么问题,所以罗科长才会心情不好。

    按照常理来分析,催厅长身为交通厅的常务副厅长,堂堂副厅级干部,单位肯定每年都会组织他们进行身体检查,如果是什么癌症之类的绝症,估计早就被有心人宣扬的人尽皆知了。

    毕竟他坐的位置很敏感,常务副厅长,再进一步就是省交通厅厅长了,底下不知道有多少人,多少双眼睛盯着,如果身体有恙的话,肯定不再适合担当主管领导职务,组织上会考虑让他退居二线养病。

    正因为如此,催厅长患的病,肯定不会是什么绝症,那么现在什么病,是不方便他到外面正规大医院去治疗,又或者是无法治疗的呢?这个答案就显而易见了。

    当然,也不排除催厅长或者罗科长的家人生病这一点。

    不过这个可能xì很小。毕竟如果是他们的家人生病了。完全可以送到省城最好的医院去治疗。而且像魏强和秦乐这样的交通厅干部,不可能不知道催厅长家人生病的消息。

    毕竟这是相当好的一个巴结讨好催厅长的机会,体制内的人都明白,看望领导生病的家属,这是一个极其难得的在领导家属面前露脸加深印象的机会,不少人为此鞍前马后在医院照顾,为的就是加深在领导心中的印象。

    坐在办公椅上沉思分析的杨杰,没注意到已经从洗漱间中走出来的刘菲。此时正坐在对面,双手撑着下巴,含情脉脉的看着他。

    待到分析推断出,催厅长可能患的病后,杨杰心中再次恢复了信心,只要知道问题出在哪里,那么就能从容应对,毕竟现在还没到山穷水尽的那一刻,相由心生,心中充满了昂然斗志和信心的杨杰。脸上露出了信心十足的微笑,那炯炯有神的眼眸。爆shè出强烈的自信眼神,自信的男人魅力无穷,让坐在对面,一直盯着他看的刘菲,眼中生出了无数的小星星。

    回过神来的杨杰抬头看向对面,却见刘菲目不转睛的看着他,脸颊发红,眼神有些痴迷,显然是被他迷住了,顿时脸上露出一丝坏笑。

    “看够了没有?再看可就别怪我把你吃掉了啊!”杨杰这话一说出来,顿时吓到了刘菲,毕竟刚才跟杨杰在办公室中那番亲热,如果不是秦乐的电话打断的话,估计他们还真会在办公室开枪走火。

    看着迅速低头不敢再看他的刘菲,杨杰笑着说道:“你打电话给雷书记,让他们了解一下,看看催厅长有没有孩子,夫妻间的感情怎么样。”

    刘菲听了杨杰的吩咐,下意识的拿起桌子上的电话机,给雷书记打过去,把杨杰要她转达的问题复述一遍后,这才反应过来,杨杰为什么要了解这个问题。

    “你想通过催厅长的孩子,来接近催厅长他们吗?还是你怀疑催厅长在外面有了人?”刘菲并不清楚申请被驳回的事情,还以为目前进展一切顺利,杨杰已经在开始想公关催厅长了,因此挂断电话后,看着杨杰好奇的问。

    杨杰闻言轻轻一笑,故作神秘的说:“天机不可泄露,先不告诉你,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杨杰说着起身,大步朝着办公室外走去。

    刚才小五传来小六窃听到的电话录音,电话是张达先打给廖凡伍的,听了这个电话录音后,杨杰才明白过来,朱江信他们怎么会突然跟罗科长搭上线,原来都是廖凡伍的关系。

    廖凡伍在省城rì报工作的小姨子跟罗晓娜的私交不错,朱江信他们昨天在秦乐那碰壁之后,正是通过廖凡伍小姨子的关系,搭上了罗晓娜的线,得悉催厅长身体有隐疾不便就医后,在朱江信的建议下,邓资湘才会决定到月山市,请来久负盛名的紫岩大师到省城来给催厅长治病。

    从张达先跟廖凡伍的电话交谈中,杨杰知道在申请专项资金这件事情上,张达先他们是志在必得,绝不会坐视雷书记取得先机,因此才通过罗科长,强自压下了秦乐递交过去的申请。这个申请事关常洋市政治格局变化,也关系到浯河县的政局,为了扭转局势,哪怕不择手段也在所不惜。

    政治上的博弈斗争,本就是谈笑间充满了无穷杀机,容不得半分退缩和大意,否则一不小心,就会万劫不复,对手也不会因为你仁慈而放过你,而是会穷追猛打,直到把你赶尽杀绝为止。

    经过这一次的两派斗争,杨杰对政治斗争的残酷xì和复杂多变xì,有了一个切身的体会,在这场竞争当中,稍有不慎就会落后于人,乃至于全盘皆输,因此由不得他有丝毫的仁慈之心,更不能有任何的侥幸心理。

    张达先从邓资湘那里了解到,雷树平和周德全是在杨杰的帮助下,才力压了他们,加上杨杰三番五次的跟张达先一系作对,双方的关系早就不可调和,因此张达先在电话中,把杨杰主动要求调刘菲进省城协助他的事情。告诉给了廖凡伍。

    好一招借刀杀人。运用娴熟。杨杰可以预想的到,从此以后,只怕廖凡伍那充满怨念的视线,将会时刻放在他的身上,只要一有机会,他肯定会落井下石,好好折腾自己这个初出茅庐的小干部。

    这些情况,杨杰都没跟刘菲说。因为她知道了后,除开会令她心神难安外,起不到其他任何的帮助,反而会加剧她的担忧,因此杨杰打趣完刘菲后,直接就走出了办公室。

    通过张达先跟廖凡伍的对话,杨杰也得到了紫岩大师住在hū江大酒店这个信息,虽然不清楚具体房号,但是只要在那边守株待兔,总能等到催厅长一行人。

    走出办公室。下到一楼,在保卫处中找到正在值班的高志云。杨杰低声对他吩咐道:“老高,朱主任他们请来的气功大师目前住在hū江大酒店,具体房号不清楚,我想麻烦你到hū江大酒店去探探情况,最好能查清他们所住的房间号。”

    高志云闻言爽快的点了点头,沉声说道:“这好办,我穿便服过去,随便编个追查嫌疑犯的理由,直接到前台出示jǐ官证,要求他们协助帮忙查就行了,酒店一般都不会拒绝!”

    杨杰知道高志云是老治安jǐ察,经验丰富,对这一套很熟悉,听他说的那么笃定,笑着说:“那行!这个事情就拜托你了,我推测那个气功大师不会一个人来蓉城,身边肯定还有一个助手或者徒弟,可能是昨晚吃过饭之后,才到酒店去开房的。他们此行是为了治病,我分析朱主任他们会把病人直接带到酒店去,因此这个气功大师住的房间不会差,起码都是套房,你可以重点问问,昨晚入住酒店套房的用月山市身份证登记的,或者说话带月山口音的客人房间号。”

    高志云知道杨杰在浯河县的时候,智破了酒厂命案,推理分析是他的强项,见他说的有理,心中记下之后,这才回宿舍换上了一套便装,带上自己的jǐ官证,出了驻省办。

    “小五,通知小六,现在全天候的监听浯河和常洋市的电话寻呼,要做到知己知彼,不能再这么被动了!另外让小六通过网络,查找一下催厅长的相关情况,说不定会有什么意外的发现!”杨杰等高志云离开后,直接对小五下达了命令。

    小六此时还在浯河县邮政局宿舍,因此监听浯河和常洋市的电话非常方便,以小六的运算处理能力,只是监听一个地区的电话,根本就不会占用他太多的资源。

    “好的!你的命令我已经传达,从此刻开始,小六会监听常洋地区的所有电话和寻呼,不会再只监听重点目标的电话,一有发现,马上会传过来!”小五能通过无线信号联络小六,只是需要耗费的能量较多而已。

    “我已经让小六查找催厅长的相关情况,不过可能要花一些时间,等有了消息,我就马上告诉你。”

    “好的!小五,你能不能入侵hū江大酒店的监控系统?”杨杰见小五很快就把自己的要求传达后,没等小五离开,叫住她问道。

    “hū江大酒店?我查一下!”

    小五可以通过大哥大的模拟无线信号转接有线电话网络上网,只是这样做的话,能量的消耗会比较大,而且模拟无线信号的速度也很慢,所以小五一般不会这么做。

    链接网络几分钟后,小五的俏脸上露出了无奈的神情,看着杨杰说道:“这个时期的网络发展远不如十年后,hū江大酒店连自己的网站都没有,根本就无法链接到酒店内的监控。

    蓉城交jǐ方面的道路监控也没有联网,他们都是内部局域网络,只有想办法连接他们的内部线路,才能进行访问。”

    杨杰听小五这么说后,也只能打消通过网络,来追踪查询朱江信他们的动向了。

    好在高志云是老治安jǐ察,经验丰富,在浯河县的时候到酒店旅馆去临检,他不知道做过多少,想来他那边肯定会有所收获,因此杨杰此时心中也不算太急,毕竟事情还没到山穷水尽无可挽回的地步。

    “小五,在未来有气功治病这个说法吗?”。杨杰也没回办公室去,而是坐在保卫处的值班室,等着高志云的消息,闲来无事,好奇的问起小五来。

    “气功治病确有其事,但是真正练气有成的气功师很少,他们多是以练气养生为主,生xì淡泊不逐名利,治疗的疾病也多是一些风湿骨病,对于治疗外伤和内伤,并没有太过实际的效果。

    而且伪气功大师在未来非常多,他们追逐名利,很多不明就里的人上过当了,还觉得他们是有真本事,钱财被骗的人非常多,这些伪气功大师,他们多是通过一些江湖骗术和jī巧机关,来蒙骗受害者。

    最常用也最简陋的手法就有使用微电流,来刺激人体,使得身体有触电的感觉,从而误以为那是气功,其实那不过是伪气功师,利用人体导电的特质,把藏在身上的电池或者电瓶中的电能,利用小机关释放出来而已。

    另外稍微高明的手法,就是使用触摸加热的方式,来达到糊弄人的目的,这种手法相对较为高明,一般人也不容易察觉,比如在施功之前,通过用手帕擦拭双手的机会,把用中药白芥子磨碎成的粉末沾满双手手掌,届时只要手掌抵触在被骗人身上,不用多久就会有火辣的热感出现,其实那不过是白芥子引起的罢了。

    还有一类的手法比较多,比如用托玛琳石磨成的粉末,接触皮肤后也有致使人体发热的感觉,不过托玛琳石发热的速度相对慢了一些,而且热量也是循序渐进,更容易让人相信一些,总之诸如此类的手法很多,但是大多跳不出这个框架。

    未来较为高明的骗人手法,则是在特定的场所,利用特别的超声波装置或者其他设备,达到定向加热空气,使人误以为那是气功,超声波频率大到一定的程度,玻璃、花瓶什么都能瞬间震碎,而且无声无息,用它来杀人也非常容易,因此非常容易骗人上当。”小五的话让杨杰打开了眼界,他怎么都没想到,伪气功师竟然有这么多手段让人上当受骗。

    而且小五不过是大概的举例,说了一些较为典型的手法而已,从小五说的这些情况来看,真正的气功师不是没有,但是他们多以修身养xì为主,淡泊名利,就算用气功救人治病,也多是治疗风湿骨病等等,对于皮外伤或者内伤,气功起到作用相当有限,甚至可以忽略不计。

    如此看来,只怕朱江信他们请来的气功大师,估计也是伪气功师,靠的也是小五说的这些骗人手法而已。

    (感谢‘(稻草人)’的月票支持!谢谢!感谢‘孤竹雨剑’、‘书友130715144548514’的打赏支持!)(未完待续。。。)【看小说,更新快,就选98小说网.秒记网:http://www.uetrw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