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历史军事 > 火影之名动忍界 > 后记(7)

《火影之名动忍界》 后记(7)

下载: 火影之名动忍界TXT下载


    【看官场小说,更新快,就选98小说网,百度搜索 98小说】 “将忍者们转移过来,大陆统一之后可能的武力冲突降到最低,同时也补充了新世界的人口和职能,的确是一举两得的好办法。但你有没有想过,现在只是这些人还沉浸在两百年寿命的激动当中,等他们回过神来,意识到自己死后自然可以来到这里再拥有两百寿,你这种强制移民实际上减少了他们的寿命?”

    灵界一处不可测的时空维度所在,一头黑色长发,身着酒红色铠甲的男子望着下方已真正初见气象、开始运转的静灵庭,向他前方那位问道。

    仙人没有立即回答,而是沉默了一会,似是被这个问题问住,但更像是胸有成竹,有些懒于开口。

    &! ;但对于这个他亲自选择进入护卫灵王的零番队之中的人,仙人终是多些耐心的:“不会,因为之后由他们接引过来的灵魂会如生前般有生老病死,寿不过一百,大限一至便会化作世间最基础的因子,然后在宇宙奥妙莫测的规则下重新化作新的生命或物件,而那便是一个完全崭新的开始,所以与其说来到灵界的人已经死了,不如说灵界生灵的死去才是真正的死亡。”

    对于这个意料之外,但又情理之中的答案,初代讶异一会便接受领会,同时也明白首批进入灵界之人得以享有两百寿多半还是身前仙人的缘故,在那群人穿越由仙人亲手打造的灵门之时有些秘不可测的神奇变化已在他们身上发生。

    “那灵魂的寿命是不是有延长的办法?”但他还是有不少疑问,这一问正是由于他为仙人从恶鬼的浑噩世界中带出,转化为灵界的纯正魂体后莫名得知了自身的一些信息而产生。

    “确实。”仙人转过身来,平静的眼睛看穿了千手柱间此问的心理“你应该也已经发现,成为灵魂后可以清楚的知道自身寿命,灵魂越强,寿命越久,如果我估计不错,你应该有一千余寿。”

    柱间既惊讶于仙人对自己的寿命抑或说灵魂强度的判断之准确,又更好奇于仙人自身寿命几何,但考虑片刻终是没有冒昧询问。

    “所以增强灵魂便可以延长寿命?”柱间自语道。

    名点了点头,但他没说的是,灵魂增强却不是件易事。首批来到此界之人自然享有二百寿的好事以后再不会有了,而要靠自身努力与机缘增强延寿,其间艰难则一言难尽。

    稍作简单解释便是,普通灵魂乃至普通死神均不过一百寿,只不过一般而言死神乃是静灵庭特权阶层,无饥寒病痛之虞。只有到副队长级别,寿命才会增至两百寿,队长三百寿。常人能成长至副队长级别已是天大的机缘与自身无比努力的结果,而晋升队长更是几乎不可能事件,是以绝大多数人即止步于此。

    寿命的下一次延长在死神掌握卍解之后,此时队长级的三百寿将会猛涨至五百寿,可以说这便是死神的终点了,再待突破,只有在那说不清道不明的气运作用下,加以本身的绝世之姿才有可能,如山本元柳斎重国这等人物千年以降不过寥寥数人,一只手就能数过来,而初代能有这般地步也和那位六道仙人脱不了关系。

    弄明白这些,柱间却一点没有要停止发问的意思,毕竟对于他乃至其他所有人而言,一个全新的世界还有仙人据此做出的种种安排,实在是有太多想要了解的东西了:“将五大国宗室设为五大贵族,再辅以其他大名成立中央四十六室,护庭九队则作为由中央统领的军事和执法力量,灵界的治理已经走上正轨,不知大陆那边又是如何打算?”

    “就如我之前跟各国大名所言,由我另择一人成为新国之主,其余一应制度沿袭照旧。”

    柱间没有立即接口,但他的神态已经表露出对此的好奇。

    “就是鸣人。”名继续道“五大国宗室乃至各国大名都已尽数转移,其余势力也自知没有资格争夺统一之后大陆主人的位置,所以我任择一人然后加以辅佐都不至引起大陆的动荡反弹。其余所做的两点考虑,一是虽然在册的忍者、武士、阴阳师这些超能者都将在十年内转移过来,但一些不曾登记的人不得不考虑,我不可能长期掌管大陆事宜,是以新主需要在我离开后仍有能力弹压这些人可能的乱动;二是大陆新统,第一任国主在位时间长利于短,是故其人年轻为宜,所以综合之下让鸣人成为新国家的大名。”

    柱间闻言微微颔首。鸣人他也知道,心性能力在同龄人当中自然是出类拔萃,纵然有太过年少的担忧,但若仙人辅政十年也不再是问题,而对于大陆上一些牛鬼蛇神可能的作乱,又有谁能比得过忍者出身且得了仙人赠与十尾一成查克拉的鸣人呢?

    自苏醒过来,穿梭两界之中,与人沟通之际,柱间了解到仙人这一路以来所做一切——战后立时以鼎盛的权威声望发出统一之声,而后政治、舆论双重运作,终让各方首脑成行。大陆会议举办之时,适时抽身,不以自身尊贵而干涉其间,而各方僵持不下之际,又以超然身份回归,恰到好处提出解决之策,一举完成这数百年来万众期盼的壮举。而在这之后,灵界治理井井有条,大陆一方亦早有准备,显得其并不是功成名就便甩手而去之人,着实是心有宏愿,当得起算无遗策,让他也不得不深深敬服。

    即算如此,他也仍有一点私心,就是万一的可能也希望仙人能为他完成:“我还有一点想询问,你化用了那间浑噩世界,解救了所有亡魂,不知……”

    名首次打断了柱间的话,不需再多的神态语气,已然显示出他足够的不满:“我知道你想问宇智波斑的情况,更想将其复活,但你要知道,今日之所以大陆一统、两界欣荣,固然有我在其中作用,但若我开特权先例、肆意举动,便是击杀十尾、仙人之尊也不足以让所有人心服。对斑的才能心性我未必没有欣赏之意,但他终归是上一场大战的始作俑者,罪孽无数,将其复活不知会引起何种反弹动荡,说不定便将眼下大好局面破坏一空,孰轻孰重,你应当自有考量!”

    饶是柱间身负战国之名、初代之位,加以前辈之尊,听到名这一番话也不由心惊惭愧,不再言语。

    名也没有劝慰之语,初代的心性他早有预料,这也是明明初代声望实力更高,名却选择初代的弟弟扉间作为护庭九队的总队长的缘故。

    灵庭新立,需要有个强势之人有坚定不移之心、排除万难之志,处理好这毫无经验借鉴的事务,建立一应制度。

    至于问题本身——斑的灵魂,自是被名化作了灰灰,重归宇宙的循环当中去了。

    半晌,初代才打破沉默:“那由你所称为虚界的问题该如何解决?”

    他今日不知缘由随名来到这里,等待之时不免聊天问话,虽然刚才一问有些失当,但以他的性格也不过片刻就调整过来,继续询问,只是也知道不能再有犯错是以问起正经事项了。

    名站在这个奇异的时空所在,双眼一时放空,然而这并不是他失神又或望远,而是目光通过他的神通手段来到了世界之外的时空,在他的眼中,三座大小相近的世界上下相连:中间的世界有那海洋陆地、芸芸众生,是生人所在,可称之为现界;上方的世界天圆地方,建筑连绵,为亡魂居所,正是现在的灵界;而下方的世界则荒凉寂寥,世界边缘更是仍在成长定型,显是新生不久,是名命名为虚界的所在。

    虚界的出现对名来说并不意外,在他创立灵界的一瞬便福至心灵,窥见宇宙中的些微奥秘,知晓日后必有一恶魂之所出现以对应他的灵界。果然,在灵界逐渐成熟之下,虚界于宇宙中自然生成,名作为灵界之主更清晰感应到彼间诞生出一个和他完全相反对立的意志,这个意志天然便有和他的灵力相生相克的神通手段,一旦虚界确立,意志成熟,它便是和名完全相当的存在。

    起初名确有不满,他毕竟经历艰险、苦苦修炼方有今日成就,那边厢却是天生神通,一出世便能跟他一较长短、相互抗衡,这等事放在任何人身上只怕都难以服气。好在他后面观察发现,那意志与其说是生灵,不如说便是那虚界位面本身。其无形无质,天然掌握虚界恶灵的法则和能量却不能以实体发挥出来,只能于无形中潜移默化,创生或影响虚界的生灵,名固然无法将其消灭,它更是不能脱离虚界甚至显化出来,只能说有得必有失,天生神通自有着诸般限制。

    是以名之后便也没将其当做一回事,只是说即便以他的能耐也无法将其摧毁更莫说掌控又或毁灭虚界了,于是他随意将其定为“虚祖”,就不再管它。

    这等事名自然没有告知柱间,此刻也没有和他细说解释的想法,只答了一句“由他去”便不再多言。

    又半晌,等待多时的名终于感应到宇宙中一道奥妙的律动,此可谓天时;而他和柱间此时所在乃是他创立的灵界的时空核心所在,此可谓地利;天时地利俱全,现在只差他这个人和,是以他抽出刀刃,笔立胸前,体内无量的灵力如海潮般涌动起来!

    顿时,由大名转变为贵族以及中央贤者、智者的统治者们,护庭九队的死神们,还有一些新近被接引而来的普通魂体,这些灵界中的生灵均感应到时空中无法视听却确然感受到的变化。

    灵界的一块时空正在独立出去!

    在名这个灵界之主的主持下,这一变化的时间并不长,众人稍有惊异之余重又操起手中工作,顶多有些许好奇心重的人等待着上头的解释。

    “这似乎是将我们刚才所在的那一块时空割裂了出来,不过为何要这么做?”柱间好奇心重,且不会藏匿心思,有问题就直接问了出来。

    名插刀入鞘,回道:“如今诸事已毕,我这个仙人也没必要出现了,静灵庭一切交给中央四十六室打理足矣。”

    名看似答不称问,柱间却已经明白了他的意思——既是中央四十六室作为静灵庭的统治机构,成员更是原先各国的大名们,上头老压着一个仙人只怕让他们不痛快久矣,名远离那边也是让他们安心之举。

    柱间对此倒没有如之前得知名推动统一之时的赞叹敬佩,只因他本身就是一个不热衷权势的人,名的所作所为于他而言不是大公无私,更像是理所当然。

    名却是没有说更深一层的顾虑,不然柱间即便不心生佩服,也要惊讶不已,那便是以名的威信加以那堪称可怕的寿命,如果始终留在静灵庭,即算他真无管事之意,众人也必然将之奉之为神,进而彻底架空中央四十六室。

    只因他的寿命有一万载!

    也正是由于这对常人而言近乎永恒的寿命,他的追求早已不在权势之上而得以更加超然,万载时间,足以让他去慢慢体会对他而言仍显得陌生的宇宙,去探索乃至解开他穿越而来的谜团,甚至去发现和晋入更高层次得以真正的超脱!

    当然,这虚无缥缈的前路即便以他亦不敢有十足的信心,是以他独立出新的一界,在方才所说的世俗考虑之外,更有他万载后若仍未超脱之下,寄希望于自己后代的心思,只有在这孤寂却高等的世界,才有真正求路得道的可能。

    长子乐他自是不会强求,但次子瑜却可堪大造,将音和瑜接过来后,他便将会彻底不问世事。

    此般种种,或有自私之嫌,但他也未尝没有为后代考虑——作为此间主人的灵王仍然得享尊贵,只是自身和外人的进出颇为严格,需得零番队之力方可得行;如若遇到危机,零番队的强绝实力足以应对;又若后代灵王生出统领静灵庭的心思,只需完全掌控作为灵界核心却独立出来的此间,静灵庭的灵力生灭不过在其鼓掌之间,统领自是不在话下。

    只是,据名计算,要掌握此间怎么也是接近于他的实力了,到这个地步,寻求超脱的想法只怕已远远盖过对统领静灵庭的权势追求。

    看着孤寂却得远离俗世的此间,又看到宇宙中上下相连的诸界,此刻终可说是万事皆毕一身轻了。名无言的笑了笑,打开通向妻儿的门户……

    灵界元年,护庭九队建立,下属中央四十六室,其后百年,随着静灵庭发展,补充牢狱、情报诸队成为护庭十三队。

    元年间,创立此界的仙人另辟仙居,时人不敢再自用仙人“灵”之命名,转称仙人新居为灵界,谓仙人为灵王,又由身为魂体之故称静灵庭之所在为魂界。其后年月推移,新进亡魂越来越多,而普通亡魂所居之流魂街环境极其恶劣,几可谓民不聊生,亡魂自嘲为亡者、死尸,谓魂界为尸魂界,暗加讽刺,之后虽有静灵庭逐渐成熟,又有中央四十六室下令改善,这一恶名却已难再更改。

    灵界九年,一名于现世接引亡魂的死神死亡,尸魂界由此发现恶灵的存在。护庭十三队得到零番队信息,知晓恶灵名虚,更得以知道虚界所在和有关种种资料,至此尸魂界与虚界永无休止的厮杀开始。

    灵界五百年,第一任总队长千手扉间死亡,山本国受中央四十六室任命,又得以跟随零番队觐见灵王后担任第二任总队长,在职一千三百年,亦被称为千年最强死神。其后,第三任总队长任职五百年,第四任总队长任职五百年,第五任总队长任职五百年,第六任总队长任职一千一百年,四人均得以觐见灵王,亦带回最让人震惊的消息——灵王不死。

    第六任总队长觐见灵王时,得灵王口谕以后新任总队长只需中央四十六室之任命,无需再来灵界觐见,自此灵界永封,只有最尊贵或强大的寥寥数人偶尔能见到零番队成员,再无人见到灵王,但灵王不死的说法早已扎根人心,尸魂界始终怀以对灵王的敬畏。

    悠悠万载,世人自是仍以为灵王如日月永恒,居于灵界之中俯视众生,只有零番队之人和灵王后代才知晓那一位究竟是超脱又或逝去。岁月无尽,这漫长的时间自会诞生无数的故事,灵王再是尊贵永恒,那层敬畏和神秘也终是会随着时间消逝的,因而遥远的未来,或许便会有以下逆上、强开灵界之事,但那,又是另外一个故事了。

    (全书完)

    </div>【看官场小说,更新快,就选98小说网,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