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红色仕途 > 第一百六十四章 光少的怒火(第一更!)

《红色仕途》 第一百六十四章 光少的怒火(第一更!)

下载: 红色仕途TXT下载


    〖警〗察分局的一间审讯室内,凌少和光少都坐在里面,面前竟然跪着的是两个被叶泽涛打跑了的社会人员。两人都被手销销在了一起。

    如果叶泽涛看到这情况都会吃惊,这两人的能耐也太大了,竟然成了这〖警〗察分局里面的主人似的。

    yīn冷的目光在这两人的身上扫过,光少的心情早已是无法平静了。

    〖警〗察一个都没有在这里面。

    〖警〗察分局的分局长守在了外面,这里面完全就是他们两人的天下。

    “两位爷!我们说的全都是真的,我们真的没做什么啊,虽然下了春药,可真的没有做任何事情啊!”

    那个长得凶恶的人急切说道。

    再也忍不住了,光少冲上前去就是一阵狠打,仿佛要发泄出自己的所有怒气。

    看到人都被打得不断流血,凌少急忙上前抱住了光少道:“光少,光少,别冲动!别冲动!”另外一个被销着的人吓坏了,充满恐惧道:“那种春药我们也不知道效果的,刚搞来,还没有试过,应该不会有什么事情,我们说的全是真话啊!”喘着气,光少听到了这话,心中才算是放松了一些,大声道:“什么地方搞来的春药?”

    “不骗你们,是一个弟兄搞来的,他也没有试过,据说是进口的,我们两个本来带着到那里是想给小姐服了之后试一下的。”光少现在根本就没有了那种潇洒的样子,整个人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人,气息又粗了起来,一脚又踢在了那跪着的人身上。

    他是不能不暴怒,自己的老婆竟然被这两人下了药,还是春药,一想到老婆很有可能被其他的男人那个了,他就充满了怒火。

    没想到的是这一脚之下正好就踢到了那人的心窝。

    就见那被踢的人缓缓就倒了下去。

    “不好!”凌少一看这情况,吓得不轻,急忙出去就把〖警〗察局长叫了进术凌少是很有势力的人物,这处〖警〗察分局的分局长是知道凌少的势力的,听到他要自己找人的事情,并没有费多大的力气就把两人找到了这里,知道他们要在里面问事,虽然不知道要问什么事情,他还是很自觉地把人交给了凌少他们,自己就守在了外面。

    刚刚抽了一支烟时,就见到门开了,凌少有些惊慌跑了出来,1【、

    声道:“人不行了,快去看看!”这分局长叫伍彪,吓了一跳之后,快速就冲了进去。

    一mō心口,伍彪吓得不轻,冲出了房间把〖警〗察叫来,迅速就向着医院赶去。

    问题变得大了,这人被一脚踢得已经岔气,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

    分局里面并不是铁板一块,副局长曹心民把一切都看在了眼里,当大家都离开时,曹心民就进入到了那分局里面的控制室,把里面的人安排了出去之后,就把那各处发生的影像内容复制了一份,然后才走了出去。

    拿着复制的这内容,曹心民的脸上lù出了笑容,也许手中的这东西就能把伍彪扳倒,斗了那么长的时间,这次终于抓到了一些把柄了!

    曹心民感觉这东西自己带在身上应该有着很大的用处。

    今天的事情发生得很突然,伍彪竟然不要〖警〗察陪着就让外人去审讯人员,这首先就不合规矩,现在两人的身上满是鲜血,明显是被那两人打了的,录像中也有着打人的证据,留着这些东西,关键时候也许就是整倒伍彪的法码。

    曹心民知道,如果不是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事后伍彪肯定得把那影像内容毁去,今天应该也是伍彪大意了,一时没有想到而已。

    脸上lù出了笑容,曹心民心中暗乐,有了这东西在手,自己对付起伍彪来就轻松多了。

    凌少与光少出了〖警〗察分局之后,凌少有些担心道:“光少,那人不会打死了吧?”

    光少这时却是径然有着怒气,沉声道:“这样的人打死了鼻好!”

    凌少心中发苦,这样的事情可大可小,搞不好真就会引起大事。

    “嫂子应该是没事的!”凌少说出这话时,他自己都有些不太相信了。

    从审问中可以知道,光少的夫人是真的被下了春药了,事后叶泽涛冲了进去,虽然打走了那两人,可是,从推测可知,光少的老婆很有可能真的已同叶泽涛做了那样的事情。

    想到光少那么风光的一个人,竟然也有戴绿帽的一天,凌少心中不知怎么的,还真是有些好笑。

    当然了,凌少也不可能把这表情lù出来。

    “应该不会发生那样的事情!”光少憋了半天才说了一句。

    这次光少是带着老婆到来的,当然了,他更有着自己的目的,就是想借这次再到宁海的机会询问一下打压叶泽涛的事情他决不允许刘梦依与叶泽涛之间发生什么样的事情。

    刘梦依联姻的事情是大事,对于他的发展就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决不能够让刘梦依与叶泽涛有任何的关系。

    可是,让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自己要对付叶泽涛,不仅没有收到效果,反而是叶泽涛很有可能把自己的老婆上了。

    一想到这事,他就有杀人的冲动。

    目光yīn冷地看向凌少,光少道:“怎么搞的,对付一个小小的乡长都没办法?”

    凌少苦笑道:“光少,你不知道的,这个叶泽涛现在已经入了省纪委呼延〖书〗记的法眼了,大家都知道他是呼延〖书〗记欣赏的人,我更是了解到了一个情况,据说呼延〖书〗记暗中还亲自到了春竹乡去见叶泽涛了,还有一些传言,说是叶泽涛可能是呼延〖书〗记的sī生子之类的,谁也不敢明目张胆的对付叶泽涛啊!”“什么?”

    光少吃惊地看向凌少道:“呼延〖书〗记是他爸?”

    “这个只是大家的传言,谁也不知道真假,反正许多事情都是宁可信其有的!”光少也知道就算是自己有着天大的力量,到了宁海省这个地方,还得依靠本地的力量,他也不可能真的有那种插手到这里的实力,借着家族做一些事情可以,但是,真的要插手宁海的官场,那是犯了五忌的,宁海的官场决不可能任其乱搞。

    “李兵这小子是怎么回事,一个乡长都搞不定,真是没用的东西!”凌少掏出手机道:“我打一个电话问问,这小子真是无用!”打完电话,凌少愕然的表情看向光少道:“狗日了,李兵现在竟然住在了医院里面!”

    “他这是借机逃避!”光少的眼睛里面散发出来的目光更加的yīn冷。

    凌少也是皱眉道:“很有可能,看来靠他是不行了,得另外找人才行!”光少坐在那里盯着车外,心情陷入低谷之中,自己的老婆并不是一般家庭的人,她的身后也有着大的家庭,与她的结合是家庭之间结盟的产物,两人之间虽然没有那种爱情存在,平时也表现出了一种和平共处的情况,真是没有想到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怎么力?

    这是摆在光少面前的一件大事了。

    如果是一般的女人,光少肯定有着太多的手段解决,现在是自己那老婆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想到对方也有着一个大的家族时,光少感到自己从来没有那么的苦闷过。

    只能装做什么事情都不知道!

    可是,只要一想到叶泽涛很有可能已经与自己的这个老婆做出了那种事情时,他就郁闷之极。

    本来整一个小小的乡长并不费事,现在怎么又钻出了叶泽涛可能是呼延〖书〗记的儿子的事情了!

    一想到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光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

    到底叶泽涛与自己的老婆之间是否发生了关系呢?这是光少最想知道的情况。

    难道把叶泽涛找来问他?

    那叶泽涛就算是做了也不可能承认啊!

    “如果那人在医院里面死了,我们能否栽在叶泽涛的身上?”光上突然问道。

    想了一下,凌少摇了摇头道:“如果是当时他死了,到是没有问题,关键的是当时发生事情时那么多的人看到,那两人当时也是屁事没有的,根本无法说成是他干的!”说到这里,凌少吃惊地不断摇手道:“光少,光少,可不能做这样的事情,你是精贵的人物,怎么能够因为这事就把自己陷入进去,千万不能乱来,冷静一点啊!”他还真是吓得不轻,这事决不可为。

    光少也就是想想,听到了凌少的说话,叹了一声,他也知道这种事情根本就不中集栽在叶泽涛的身上。

    “会不会死了呢?”尖想到了踢昏了的那人,光少就有些担心起来。

    凌少道:“这些人是宁海黑道上的人物,万一有一个好歹,还真是有些难办!”光少的眼神中突然有了一些慌乱,说道:“告诉医院要全力抢救伤者!”刚说完这话,伍彪的电话打了进来,伍彪显得有些慌乱道:“凌少,不好了,那人刚送到医院就死了!”

    啊!

    凌少感到全身发冷,没想到人真的给踢死了。

    “凌少啊,你可得保我啊!”伍彪也吓得不轻,抓了两个人,结果在审讯时让不是〖警〗察的人踢死了,这样的事情如果真的传了出去,其结果可想而知了。!。</dd>【看小说,更新快,就选98小说网.秒记网:http://www.uetrw9.com